Blue

学习完了赏颗糖(ME)(上)

曾无涯:

CP:ME


 谢谢@Blue  GN提供的甜甜哒梗~


梗概:他们没有在大学相遇,而是在一次商业合作中认识的,只不过……


——————————————————————————————————————————————


克里斯觉得自己快要被马克气炸了,他竟然在开会的时候睡着,而且就在他们的重要客户旁边。尝试多种办法都没能叫醒他以后,克里斯只好向客户道歉,安排了下一次的会议。


客户走后没多久马克就醒了,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空无一人的会议室,显然还一副没缓过神的表情。


这回忆是还没开始还是已经结束了?


马克捏了捏鼻梁,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某一行径似乎点燃了公关大人的怒火,他心下大呼一句不好,决定小心翼翼地从会议室溜回自己的办公桌。


谁知出会议室没走两步就听到清嗓的声音,“你那么小心翼翼,是在躲谁?”


马克已经能从声音里闻到硝味了,他有些绝望地转身,脖子以上的部分虽然依旧是面瘫状,但左下方的那颗东西已经跳着想带动他全身转身而逃了。


但是他没有。


马克摆出他最欠揍的毫不在意脸看着克里斯:“我没有在躲谁,我只是要回去工作,脸书没我不行。”


克里斯笑了一声,那冷冽嘲讽的意味实在过于明显。马克想缩缩脖子,但他不能认怂,因为他是CEO,Bitch!于是他挺直了腰,准备接受即将到来的枪林弹雨。


果不其然,克里斯开始从这次会谈的重要性到马克在会上一共睡了几分钟,还有他的作息是如何的糟糕,统统都条理清晰地给马克列了一遍。


马克·嘴炮小能手·扎克伯格,此刻在盛怒的克里斯面前,没说一句话。


并不是他不还击,只是他在克里斯谈到他的作息时注意力被分散了而已。他昨天八点开始就被克里斯叨叨着要早睡,因为今天有重要会议,可他还是睡着了,为什么?


“马克,你有在听吗?”见他丝毫不还击,克里斯就知道马克的意识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边去了。


“啊?”马克一脸茫然。


克里斯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叹了口气,“算了,不管怎样,下次会谈你他妈要是再睡着,老子就不干了!听见没?!”


克里斯·哈佛大学文学才子·脸书之脸·休斯,难得说了一句F开头的那个单词,全然一副鸡妈妈的架势。因此马克听话的点了点头。


 


克里斯就当这是过去了,可马克没有,他寻思了好久自己睡着的原因,他记得当时坐在他旁边的人好像刚是个不认识的人,应该是客户那边的人。


他很少那么没有戒备的在陌生人面前就这么睡着。


马克努力回想了下那个人的样子,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他只记得那人笑起来时的眼睛像掺了蜜糖,好像还在他快睡着的时候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很困?声音暖暖的,身上的味道令人安心,像他小时候父母为他洗衣用的儿童洗衣液。之后他就完全没有印象了,只知道那一觉睡得很踏实。


马克皱起了眉,所以,这个人是谁?


 


他找助理要来了客户的资料,七八个客户里面,他一眼就认出了那天坐在他旁边的那位。


爱德华多·萨维林。


就是他,那双饱含笑意的好看眼睛,任谁看了都不会忘记的。


 


周五开会前,马克以绝佳饱满的精神(为了不被克里斯叨叨以及认识那位萨维林先生),走进了会议室。


然而……


当他坐到爱德华多身边,听着眼前汇报的人冗长而没有重点的报告,闻着爱德华多身上的味道时,他再一次控制不住眼皮,整个脑袋开始出现蓝屏,乱码,头也一点一点地低了下去。


 


爱德华多看着旁边这位著名的脸书CEO,心想,这人是有多辛苦才会每次开会还没开始多久就困得不行,上次他问了一句也没有得到回答。爱德华多拿起桌上的笔戳了马克一下,对着一脸朦胧看着他的马克问了一句,“你真的很困吗?”


眼前的卷毛似乎是点了下头,然后彻底靠在爱德华多身上睡着了。


爱德华多回头看到了一脸绝望的克里斯。


 


于是这一次和上一次一样,只能提前散会,克里斯恨不能马上把马克从爱德华多身上拔下来再把他的头摁到墙里顺便拧两下。


爱德华多看着克里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善解人意地笑着说:“你去休息吧,休斯先生。为筹备这个会谈你肯定操劳了不少,我想扎克伯格先生应该只是累了,就让他休息会儿吧,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事,他靠这么一会儿也没关系的。”


克里斯心中流过一阵暖流,怎么会有那么善解人意的人啊!


“谢谢你的好意,萨维林先生。你之后要是还有事就直接把他撂那里就行,他自己会醒的。”


“嗯,好的。”爱德华多笑出了声。


 


克里斯走后爱德华多细细地观察了一下之前只有一面之缘的马克,削尖的下巴和眼周的黑眼圈可以明显看出这个人的作息是多么的不规律。


“看来这脸书的CEO也不是那么的好当啊。”爱德华多歪头看着马克感叹道。


这个时候马克似乎苏醒了,眼帘半开地看着爱德华多,爱德华多像是被人发现什么秘密似的脸上泛了些红。


 


马克看睁了睁眼睛,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时吓了一跳。


难道他是靠在爱德华多身上睡的?!


“我又睡过去了?”


爱德华多被马克的反应逗笑了,点了点头。


马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克里斯一定会杀了我的。”


爱德华多笑了,他安慰地拍了拍马克的肩膀,没说什么,他相信马克说的是事实。不过他还是问出了他一直很想问的问题,“你很累吗?两次开会都睡着。”


马克眼神已经恢复到一贯的凌力,“才不是,是作报告的人讲话没有重点,啰嗦了一大堆。”以及你身上的味道好闻得令人安心。


当然,后面这句他没有说。


爱德华多歪着头思考了一下,点点头,“确实,下次得提醒一下他们。”


夕阳照过来映着爱德华多的半边侧脸,随着爱德华多歪头点头的动作,在他好看的脸上一晃一晃的,原本焦糖色的眼睛也折射出温暖的橘光。马克的心上有什么东西悄悄地萌发了。


TBC.


 


Freetalk:再次感受到了自己是个话唠的潜质……下一次写可能要下周末了,最近真是忙得飞起。

评论

热度(7)

  1. ryeong曾无涯 转载了此文字
  2. Blue曾无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