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TSN/ME】I am a fucking slytherin (完)

漩歌:

·魔法世界AU
·斯莱特林Mark/赫奇帕奇Eduardo
·哥哥的名字找不到所以私设见谅



焰火在壁炉里熊熊燃烧,偶尔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暗红色的沙发上两个穿着休闲衣装的男人在一副木制的棋盘前相对而坐,昏暗的暖光映射在他们棱角分明且有几分相似的脸上,偌大的厅内断断续续地响起几声指挥棋子的短暂话语。


“Knight to H6.”


接到命令的棋子缓慢地在棋盘上行进,精准地停在了指定的位置上。


“Check.”


话音刚落,黑色的Knight就把白色的king捅了个对穿,破碎的棋子凄惨地滚落在地上,连带着棋盘中的碎片也一下子消失在了空气中。执白子的男人慵懒地翘着二郎腿,脸上挂着一副玩世不恭的微笑,丝毫没有因为输了棋而感到沮丧或不快。


他望着对面神色漠然的棕发男人,眼底里划过一丝戏谑,而后突兀地打破了室内沉静的氛围:“你知道我们的小Edu谈恋爱了吗,Ryan?”


一直专注盯着棋盘的男人这才抬起栗色的眸子看了他一眼,他轻轻地摩挲着右手拇指上的家族徽戒,依旧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过了一会儿,才听见清冷的声音响起。
“是谁?”


Kevin吊儿郎当地往后一靠,一点也不顾形象地挥了挥魔杖让茶壶飞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他端起杯子轻轻地吹了几口气,湿润的水雾顺着气流飘拂在他的脸上使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模糊不清。


他象征性地对Ryan举了举杯,满是幸灾乐祸的笑意,性感的薄唇缓慢地吐出一句:“Zuckerberg家的小少爷。”然后他垂下眼帘,暗自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听到这个名字,Ryan原本还微靠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坐直,淡然的眼神也变得犀利,他微微地皱起了眉,略带一丝不确定地问道:“Mark·Zuckerberg?”


Kevin笑着点了点头,手上把玩着的魔杖尖端开始发出若有若无的白光,“你知道那家伙吧?”


Ryan怎么会不知道,Zuckerberg家族可是黑魔王大人得力的助手与忠诚的跟随者,身为唯一继承人的Mark·Zuckerberg将来必然要接替他父亲的位置,成为黑魔王大人的左臂右膀。


而Edu从小就被家族保护得很好,父亲只想让他像普通巫师一样度过平淡的一生,而不希望他参与进这些黑暗的圈子里,一个性格纯良的赫奇帕奇若是混迹在一群食死徒中间肯定最后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他绝不允许Mark·Zuckerberg将自己最疼爱的弟弟拉入这淌浑水之中。


他纤长的指尖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沙发扶手柔软的绒面,陷入了一阵沉思。Kevin也不催他,只是继续没形象地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最后Ryan抿了抿唇,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走吧, Kevin。” 他一招手,斯莱特林的长袍就从一旁的衣帽架上飞来,妥贴地依附在他身上,胸前还挂着一枚泛着银光的级长徽章。


“要去找那小子麻烦?” Kevin兴致勃勃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甩了甩手腕,赫然一副要去打架的样子。


Ryan无奈地瞥了一眼自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弟弟,“找他谈谈吧。在他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之前……”




Mark作为Zuckerberg家族这一代唯一的男丁,从小就被坑爹的父亲各种操练,今天才把他丢进黑森林里磨练,明天又把他丢去和摄魂怪扎堆做朋友。如此水深火热的童年,都不过是为了培养下一任能为黑魔王鞠躬尽瘁的家主,可是Mark一直对此不太感冒,他只是对魔法展露出了无与伦比的天赋与好奇心。我爱魔法,魔法使我快乐,谁要去给那劳什子黑魔王服务啊?


在与父亲的据理力争之下,他争取到了来霍格沃兹学习的机会。赞美梅林!终于能摆脱黑魔王邪教的洗脑安利了。





他与Eduardo的第一次相见是在开学的分院仪式上。


“Mark·Zuckerberg!”教授拿着长长的名单叫喊着他的名字。


他走上前去用嫌弃的目光瞥了一眼看起来破旧无比的分院帽后才不情不愿地将它戴在头上,他几乎都不用猜想,毫无疑问他肯定是个斯莱特林。果然是预料之中的答案,他兴趣缺缺地走下台,然后听见了一个略耳熟的姓氏。


“Eduardo·Saverin!”


Saverin家的人吗?他带着一丝好奇把目光转向了那个看起来有一些紧张的棕发少年,显然他在被念到名字后变得更加踌躇。


他局促地坐在上面,暗自握紧了拳头,嘴上似乎还在小声地重复着什么。也没什么悬念了,Saverin一家子都是斯莱特林,瞧瞧他那两个天赋卓越成绩优异的级长哥哥,父亲在家可是没少念叨。Mark这样想着,无趣地低下了头不再关注。


可是分院帽在少年的头上呆了很久,最终却说出了赫奇帕奇的名字,霎时间斯莱特林的长桌响起了一片哗然,少年手足无措地坐在原地,焦糖色的眸子里溢满了慌乱似乎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赫奇帕奇?Mark惊讶地抬起头,目光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恰好与他相望,Eduardo那双布满了水雾却佯装坚强的湿润眼睛就这样不经意地刻在了他的心上。





他不知道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反正他是来学习的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碍于Zuckerberg家族在魔法界的赫赫威名加上Mark天天顶着一张我超冷漠别来烦我的脸,基本上没啥人愿意去找他搭讪,除了Dustin·Moskovitz。


还记得他当时正赶着去上一节魔药课,突然有一团红色的东西从走廊的另一头以飞快的速度撞进他的怀里,他下意识地抓住,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狂奔的少年,准确的说是向他狂奔而来。这个少年看着他顿时眼前一亮,看起来正想对他说些什么,结果下一秒就脚下一绊整个人脸着地地摔在了他面前。


好痛啊,Mark怜悯地看着这个身上套着松松垮垮的格莱芬多校服的少年,他呲牙咧嘴地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还扯着被摔破的嘴角热情地对Mark伸出了手:“谢谢你帮我抓住了我的鹦鹉。”


鹦鹉?Mark还未从这一戏剧化的情况中反应过来,他愣愣地放开了抓着鹦鹉的手,准备跟这个红发少年回握,然后就感到面前有一阵风扑腾而过,期间还夹杂着对方的惨叫声:“啊啊啊啊你怎么放手了!!!”


少年一边哀嚎着一边又丢下Mark跑去追他逃窜的鹦鹉,Mark这才了然地眨了眨眼睛,抽出自己的魔杖对着空中飞舞的鹦鹉大喊了一声通通石化。被定住的鹦鹉啪叽一声掉在地上,少年连忙捡起他的鹦鹉,才屁颠屁颠地跑回他的身边用一副崇拜的眼神望着他。“谢谢你!我是Dustin·Moskovitz。”


“Mark·Zuckerberg。”他点了点头。


“你好厉害啊,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就这样,两个人都忽视了自己格莱芬多(斯莱特林)的身份握手言和,Mark成功交到了在霍格沃兹的第一个朋友。




有朋友是件好事,但是朋友在危难时跑得比兔子还快就是个悲伤的故事了。正如他此时正被自己恋人的两个哥哥强势地逼入了墙角,望着远处只能依稀辨认出的一抹红色身影,Mark决定以后再也不帮他写魔药学的论文了。


目光转回面前的两个男人,其中那个稍矮一点的正一脸凶像,作势要对他挥舞魔杖,然后马上被另一个看起来更为沉稳的男人用凌厉的眼刀瞪了回去。


“Mark·Zuckerberg。”那个男人转过头对他伸出手,比Eduardo更显几分成熟的脸上满是淡漠。


“Ryan·Saverin。”这毕竟是Eduardo的哥哥,他也出于礼貌,伸手回握这个看起来就来者不善的男人。


“很好,那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了。”Mark·Zuckerberg在斯莱特林学院中可是出了名的,Ryan知道这小子是个什么秉性,所以他也不磨叽直接单刀直入主题。“不要再去打扰Edu。”


话音未落Mark就感受到手上的力度骤然加大,对方仿佛是打算要直接捏碎他的骨头,他也不动声色地加重了力道,两个人的骨头都不堪重负地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不要肖想一些你配不上的东西。”Ryan脸色阴沉,压低着声音从喉间发出一声警告。


“配不配的上可不是你说了算。”Mark直视着Ryan凌厉的双眼,钴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认真的色彩。


这个该死的卷毛,Ryan咬了咬牙,要不是顾忌着Edu会不高兴,他早就一个钻心剜骨过去了。“那我就拭目以待。”他突然放开了Mark的手,一甩衣袍带着隔壁看戏看得超爽的Kevin离开了。


Mark安静地注视着他们的背影,暗自将一片青紫痕迹的右手藏入宽大的袍子下,他冷哼一声,相信刚才那家伙的手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可是为什么刚才还想要打他的Eduardo的二哥,现在却偷偷地回过头用一副鼓励的眼神望着他呢?




接下来的日子他深刻体会到了Ryan·Saverin的手段。


那天他和Eduardo约好了要去一起制作魔药,刚抵达实验室,就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从门口走进来,熟悉的面容,熟悉的表情,熟悉的级长徽章,去他妈的Ryan·Saverin!


只见这个一直在外人看来有些孤傲得难以接近的男人对着Eduardo露出一个堪称温柔的笑容,他三两步就走到惊讶的Eduardo面前,非常自然地搂过比他矮上半个头的好弟弟的肩,长臂一勾就轻松地把Eduardo从Mark的身边拉离开来。


“怎么了,Ryan?我和Mark正打算制作魔药呢?”猝不及防被自家哥哥拉开的Eduardo有些疑惑,栗色的大眼睛里满是茫然,虽然大哥平日里也是非常宠爱他,但是他却甚少会对他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


“Kevin打魁地奇的时候被球给砸了,现在正在医务室里躺着呢,他说想要见见你。”Ryan望着自家弟弟天真的眼睛,他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面不改色地找着借口。


Kevin那么好动不早就是医务室的常客了吗?为什么突然要见他?Eduardo抱着一肚子的疑问,但是Ryan过于认真的目光让他又深信不疑,所以他只好非常歉意地对站在一旁的Mark露出一个笑容,“对不起Mark,看来今天我应该没有时间跟你一起做魔药了?”


Mark了然地对Eduardo点了点头,那毕竟是他的哥哥,他不想让自己的恋人为难。


他目送着Ryan和Eduardo离开的身影,那人在搂着Eduardo的同时还不忘在Eduardo看不见的角度对他甩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Mark面无表情地暗自在心里对Ryan比了个中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记住你了,Ryan·Saverin!




这样在暗地里斗得你死我活的日子还没有完,每次他和Eduardo在一起的时候,Ryan总能及时地出现并用各种借口带走Eduardo。 当然,有时候也是会失败的。


有一次Mark和Eduardo正在草药室里研究着蔓德拉草,不一会儿毫无意外地听见身后传来的开门声,想也不用想下一秒探出的肯定是那张阴魂不散的脸!


“Edu?”笑得一脸温和的Ryan迈着长腿从门口跨进来,“我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Mark就阴沉着脸唰地一下把手边的蔓德拉草拔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脱离了花盆的蔓德草皱着一张小脸放声尖叫,那声音尖锐到戴着耳塞的Mark和Eduardo都感到不适,更别说毫无防备的Ryan,他直接就被声波震晕并且栽到了地上。


“Ryan!”Eduardo连忙慌张地扶起了地上的人,幸好学校培育的蔓德拉草只是幼苗,不过是能让人昏睡一段时间罢了。


他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无奈地看向了罪魁祸首:“Mark……”经过这段时间哥哥的态度,他也隐约猜到哥哥们并不喜欢Mark,平时他们暗地里的小打小闹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但是……这次大哥肯定不会轻易罢休了吧?


然而后者毫无愧疚感地对他怂了怂肩,才不紧不慢地把手上尖叫着的蔓德拉草重新埋进花盆。




被Eduardo送进医务室的Ryan醒来时就看到隔壁床上得知了全过程的Kevin幸灾乐祸地对着他傻笑。叫你去打扰人家小情侣谈恋爱, 哈哈哈哈哈哈遭报应了吧!


在内心里狂笑不止的Kevin接收到自家大哥冰冷的眼刀,连忙干咳一声收敛了笑意,他握着拳头一脸严肃地对Ryan说:“加油啊Ryan!千万不能让那个卷毛把Edu抢走!”


躺在床上的Ryan望着这个心口不一的弟弟冷哼一声,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个卷毛的脸。


Mark·Zuckerberg!你给我等着!





报应来得太快, 没有了Ryan打扰的Mark还没过上几天清闲日子,Eduardo告诉他要专心赶一篇论文这几天不会去找他了。


没关系,那我可以去找他,抱着这样的想法,Mark就发现通往Eduardo宿舍的所有道路都被人封死了,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哪怕是想要强行轰出一条路来也是做不到的,那样他的宿舍也会受到波及。Mark咬牙切齿地看着Dustin能毫无压力地进出后,才知道这座宿舍唯一拒绝的一个人恐怕就只有他Mark·Zuckerberg。


他不能把Eduardo的房子拆了,Eduardo会生气的。但是在跟Eduardo失联了几天后,他忧郁地撸着自家的小黑猫,终于灵光一闪,想来Ryan·Saverin再怎么千般防护也绝不会封住Eduardo天天都要使用的壁炉。


他马上站起来冲进壁炉,从旁边的罐子里掏出一把飞路粉,在撒下去的前一刻,他唯一希望的就是Eduardo没有把壁炉点燃……




微弱的烛火在木桌上摇曳,照亮了整个昏暗的房间,屋子里一片寂静,唯有笔尖和纸张摩擦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


正在专注写着论文的Eduardo突然听见壁炉那传来一阵怪异的声响,好久没有人会通过这种方式来拜访了,他沉思了一会儿决定暂时放下羽毛笔,然后好奇地凑上前去准备看个究竟,只见一个灰头土脸的人从壁炉里滚出来,猝不及防他被这个还控制不住自己冲力的人给按倒在地。


谢天谢地,梅林还是眷顾着他的,Mark一边呛得直咳嗽,一边抹了抹被炉灰弄脏的脸,但是这不过是让他变得更加狼狈罢了。


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反应过来,望着那张如同花猫一样的脸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然后这才大发慈悲地举起魔杖给了他一个“清理一新”。


“Mark你怎么这样进来啊?为什么不走门?”


“还不是你的好哥哥把所有的路都给封起来了。”Mark贪婪地抱着身下的人,把头埋在他的颈间,看样子也是不打算要起来了。


感受到恋人像小动物一样地在他颈间嗅着,湿润的气息扑在他敏感的皮肤上,Eduardo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栗,正想催促他快点起来,就听见Mark在他耳边带着闷闷地抱怨着,语气里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你哥哥为什么这么不待见我?”


他愣了一下,想起哥哥语重心长的劝告,“Ryan说你是个食死徒,以后必定要侍奉于黑魔王……”也会为我带来危险。Eduardo垂下眼帘,他不害怕危险,但是Mark是Zuckerberg家未来的家主,必定是要娶一个血统纯正的斯莱特林。


看着恋人伤心地别开脸不愿看他,水光潋滟的眼中满是失落,Mark顿时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该死的,他从来都不是什么食死徒,也不想去为什么黑魔王服务!


他强硬地掰过Eduardo的头,迫使这个赫奇帕奇直视他的双眼,他异常认真且一字一句地掷下承诺:“我不是什么食死徒,将来也永远不会是。”


Mark注视着身下因为他的话而瞪大眼睛的少年,视线拂过他微棕又蓬松的发,如同小鹿一般单纯的栗色眸中仿佛蕴藏着星辰,他能清楚地在里面看见自己的身影,他柔软的唇中呼出的温热气息,他红透了的耳尖,他的包容,他的羞怯,他的腼腆,他的奉献,他的一切一切。


所有。


所有。


所有。


他是这样温柔又美好的一个人,让他如何能不为他倾倒?


Mark紧紧地拥抱着他的至宝,指尖插入他的棕发,近乎是顶礼膜拜地顺着他的额前、眼睛、鼻尖落下一串细碎又密集的吻,复而又小心翼翼地吻上他微张的唇,轻轻舔吮。


“去他妈的黑魔王!谁也不能把你从我的身边夺走!”


END




“所以你要不要亲自检查一下我到底有没有黑魔标记?”说完Mark低声笑着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扣。
“You are such a fucking slytherin!”
“Yep, and this fucking slytherin is fucking you.”



PS:那我们的魔法之旅就到这里。以后有梗再写点魔法校园虐狗日常:)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