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给猫取名(完结话)(Jewnicorn x TSN)

氯气灯芯:

-


风带着咸味,这片海已经认识他们两个很久了。


Jesse面对着这片海坐下,斜靠着椅背,手搭在黑木刻成的扶手上,他手指尖可以碰到的地方摆着一杯健力士黑啤。紧挨着这杯黑啤,放在一块小型礁石大小的木头圆桌上的,是一盘牡蛎,盐水煮开它的肉,刀子又剖开了它的壳,一阵海风把它的鲜香四处吹散。再往木桌子的那边去,是又一罐一样的黑啤,挨着它的,是另一只稍大的手掌。


这家海边小餐馆装潢简陋,迎着这海景看,颇像是落难的鲁滨逊指挥星期五留下的遗迹。潮汐拍打着海岸,远处,灰色的船只航行在一片薄雾里。


“香料,香草,焦糖。我喜欢里面糖的味道,还有和朴实的柑橘味,我通常会放点柠檬皮,加柠檬皮的话整杯酒都显得更新鲜了,味道更复杂。你喜不喜欢往里面放肉豆蔻?”


Andrew说话的时候抬头看着他右边的人,两只修长的手被贝类事物弄得满是咸味的汁水,汁液顺着胳膊向下流的触感提醒了他,他慌忙岔开大腿,一滴水在沙滩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圆形。*


“听起来可真隆重。”Jesse望着模糊而遥远的黑色海平线,说道:“热棕榈酒是唯一不会让我感到难受的酒。”


Andrew盯着他的侧脸笑了起来:“我头一回听说有人会喜欢那个。”


Jesse皱起眉,做了一个搞怪的表情。


“因为感觉热棕榈酒像药一样。书上说它对治疗手脚冰凉和胃部疼痛有很好的疗效。你当然不能相信这些卖酒的人说的话,但是这种说法让我喝酒的罪恶感得到了中和,它让我觉得……我真的可以通过它实现自我治疗一样。”


“……所以你喝热棕榈酒是为了养生?”


Andrew咧着嘴,隔着一张小桌子笑眯眯的盯着他。仿佛在等着世界上最杰出的幽默家说出下一句引经据典的笑话。


但Jesse只是点点头。


“其实Mark和Eduardo的结局令我难过了很久。有时候我做梦都梦到那一幕,我淋着雨站在屋子外,你打开门,我看到你,我的心都碎了。”


Jesse抿着嘴没有说话。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灰蓝色的远处,在他的眼中,天空与海洋成了两个彼此相接的巨大方形,一个颜色稍深于另一个。Eduardo也看向了海,仿佛可以从共同的景色中寻求共鸣。


“我最近一直在想……”Jesse忽然说话了,Andrew的目光应声转向他,“如果我小时候认识你该多好。”


“为什么?”


Jesse看着他,张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却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但是我觉得那样很好。”Andrew说。他的眼睛闪着光,让人想起半透明的葡萄。


一阵风吹来,Jesse缩紧了肩膀,他伸出一只手摸摸脖子后边,说:“秋天了啊。该穿羽绒服了。”


“你真的很怕冷。”


“倒也不是怕冷。那样比较有安全感。”


Andrew侧着头看着Jesse,忽然说:“如果小时候的你认识Eduardo呢?”


“认识Eduardo?”


“总之有一天小男孩Jesse遇见了富公子Eduardo。”


“Eduardo一见到他就会以为那是Mark的孩子,这俩人不会有太好的氛围的。”


“那就是破冰之旅了。”


“‘Facebook之子’。”Jesse补充道。他笑了起来,对这个议题充满了兴趣。


“他们终于有了一个借口可以找到对方对峙,但两个人谁都不知道这个和Mark长得一样的男孩来自哪里。”


“来自哪里?”


“你别问我,你才是作家。”


“我要是作家的话,我觉得你应该当他的爸爸。”Jesse补充道,“我是说Eduardo应该当小Jesse的爸爸。”


“为什么?”


“因为显然Mark看起来才更像爸爸。人们见了就会想,什么情况,这是他俩的私生子吗?”


两个人笑了起来。潮湿的雾从海上散到沙滩上,Jesse恍惚间以为自己的袖子被打湿了,他恍惚间抬起手,袖口却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他盯着袖口,忽然说:“你还记得我们在冬天到达此岛的时刻吗?”


“什么?我们在冬天来过吗?”


“不,我忽然想起了‘你还记得我们在冬天到达此岛的时刻吗’,这句诗。”


Eduardo不说话,看着他,Jesse久久没有继续说话。海边充满了风与沙子流动的声音。


“啊,”Jesse说,“‘你住进那间在黑暗中等待你的屋子,然后点亮灯火。’”


Andrew看着他,探着身子倾斜着,把一只手伸到桌子的那边,轻轻覆盖在对方搭在扶手上的手上。他望着Jesse,Jesse也望着他,然后他站了起来,上半身越过这摆着小拼盘的桌子,他像一只手,朝靠坐在椅子上的Jesse覆盖过去。


啤酒被扫到了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泡沫静悄悄地渗进了沙子里。


 


仿佛是千千万万个泡沫似的小宇宙,一个宇宙中又衍生出另一个,他们彼此碰撞,沙沙作响,一个宇宙里的人,随口说出一句玩笑话,令一个崭新的宇宙便从中脱颖而出。


在那里,春天永远都不会离开,绿色的苦涩却不会持久,它们聚集成一个个小葡萄似的厄运,在温情脉脉的春天的夜晚里枯萎。


那里忧愁将会崩解,灵魂自由像风一样,那里他们的住所将被打扫干净,新鲜的面包放在桌上。






-全文完-


1,或许不少人发现了两件事,一,插图之前用过。二,海边对话似曾相识。


需要提醒一点是,海边对话曾出现在第五更里,Eduardo向Zama讲述自己和Mark在海边的回忆。在Eduardo的讲述里,是Mark不小心把牡蛎汁液滴下去了,但是在这一章中,是Andrew不小心滴的牡蛎汁。这里不是笔误。


2,这两天会本宣,希望大家多多关照。即使不关照,知道有人居然看到了最后一次更新,我,一个笨拙又腊鸡的懒汉,还是十分感激。期待下一次的重逢啊。





评论

热度(110)

  1. 独角兽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