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TSN][ME] (AU or 伪AU) 虚拟世界 序和1

juvenbace:

标AU还是不标,我犹豫了好久,最终成这个样子了。







爱德华多最开始意识到自己有超能力是因为一滴水。他的暖气坏了,一直不停地往下滴水,他通知了物业,物业回复明天一早派人来修,今晚请尊敬的萨维林先生忍耐一下,关了暖气。


“这是纽约,这是12月份的纽约,关暖气会死人的!”爱德华多气坏了,一贯的好修养也没能克制他的怒气。


物业听完他的抱怨,指出另外一个选择,“或者找个盆接着?”


爱德华多果断挂上电话,“花一千多万买的房子,居然让我用盆接水,我巴西乡下的姨婆都不会这么干!”说完,看着木地板上的大片水渍,咒骂了一句,从厨房翻出一个合金盆斜塞进暖气片下。


还好,爱德华多自我安慰地想,幸好这房子够古老,暖气是壁挂的不是铺在木地板下的,否则他的古董地板得全部掀掉重新铺了。


躺上床,爱德华多准备睡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


爱德华多精神都要衰弱了,水滴砸在合金上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爱德华多掀开被子跳下床,在滴水的暖气片旁转了两圈,怎么调整合金盆的角度都没用,就是这么响。


“你他妈就不能停下吗!”爱德华多指着暖气片怒骂。


停了,之前一直坚持一秒一下的水滴声停了,爱德华多跪下想看看怎么回事,一看不要紧,自己吓得坐地上了,落到半空中的水停下了。


爱德华多在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万有引力定律,没问题啊。


爱德华多跑到厨房,稍稍拧开一点水龙头,水滴被引力吸引着往下滴,完全正常。


爱德华多又跑回暖气片,那滴水还停留在空中。


跑回厨房,水滴缓慢的滴着。


怎么回事,爱德华多思索着,他的理科不算差,已知的所有原理都无法解释地心引力为什么在卧室那滴水上无效,而在厨房的这滴水上有效。


爱德华多抱着双臂想了一会儿,犹犹豫豫地对着厨房水龙头喊了句“stop”


喊完觉得自己真是个傻逼,居然认为是自己喊停了水滴。等那滴水真的停在半空中,爱德华多又觉得全世界都他妈傻逼了。


爱德华多不停地往空中扔东西,不停的喊stop,轻薄如纸张,笨重如木椅,全部都停在半空中。




刚开始爱德华多是懵的,后来是狂喜,再后来就是疲惫了。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让这些东西落下,无论喊什么,它们都顽固地停在空中不肯下来,眼看天都亮了,爱德华多只得一个一个的从空中拿回放归原处,累得半死。


这个超能力看上去如此酷炫,然而没什么用,除了修暖气片,否则什么东西一直静止是正常的?比如现在厨房的水龙头他妈的一滴水都不肯出,他也不敢找人修,毕竟哪儿都没坏不是。但是哪有超能力只能放不能收的,肯定是没找对解锁咒语。


常见的词语他都试过了都不对,爱德华多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抱着字典对着水龙头开始念,从A一路念下来,念到D打头,爱德华多崩溃了,想着会不会更靠近Z,又从后往前念,念到R还是不对,爱德华多气得想打人,又从D开始念。


念到M打头,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念到mark时正好午夜12点,mark的最后一个音刚出,爱德华多就被汹涌而出的水掀翻在地。


水一滴一滴的流是很慢,但一个月不停歇的积攒,猛地一下释放出来,威力是非常惊人的,再加上那该死的漏水暖气片凑热闹,爱德华多一千多万的公寓完全泡在水中,要不是他水性好非淹死不可。


看来停止不是真的停止,只是不知道跑到哪个空间去了,直到那个该死的mark出现,一切又全部回到此时此刻。


不过,解开魔法的词居然是mark,爱德华多既意外,又暗自开心,他喜欢这个词。


爱德华多的古董公寓报废了,物业还罚了他好大一笔钱,维修需要时间,爱德华多只得先搬去酒店。




爱德华多不敢在人多的地方施展超能力,趁周末他开车远离纽约市中心,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小树林里,对着漫天的落雪小声喊了句“stop”


雪停留在空中,爱德华多带着测量仪飞快地奔跑,他想看看他的辐射范围能有多少大。测算后,得出以stop为中心,100平方米。


轻声念“mark”,时间归位,雪花扑簌而落。


“好”爱德华多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后,自言自语道,“火力全开,看看我有多大本事。”


“STOP!”爱德华多拼劲全力喊了一声。


整片树林都静止了,爱德华多带着测量仪跑了好一会儿终于测量出来了,大约1万平方米。


爱德华多很激动,伸出手,耳语般地轻轻喊了一声“mark”。


一片雪花飘然而落,跌进爱德华多手心里,慢慢融化了。


知道了超能力的长宽极限,却不知高度极限,爱德华多不敢尽全力喊mark,怕搞成雪崩,直接把他埋了,试探性地喊了句“mark?”


一片很小区域内静止的雪花瞬间落地,雪雾扑面而来,爱德华多大笑着跑了起来,边跑边喊“mark”,他的身后,静止的世界依次坍塌,大雪追逐着他的脚步。






1




周一上班时同事们都知道他的古董公寓被水泡了,大家都笑他放着高科技新型公寓不住,非花那么多钱买一个世纪初的老公寓,还老得那么彻底,连采暖都是靠暖气片。


科林帮爱德华多将登录仓从家搬运到酒店,爱德华多的业务涉及很多商业机密,不能使用酒店提供的公用登录仓。


安装好登录仓,爱德华多请科林喝咖啡,科林搂着他的肩膀笑道:“爱德,虚拟世界里有很多小世界,21世纪初的小世界建造的非常逼真,你要真喜欢那个时代,听我一句,去虚拟世界玩玩就行了,别真买这么个老古董,白花那么多钱不说,生活还不方便。”


“虚拟再真实也代替不了真实,我劝你别太沉迷于虚拟世界了。”爱德华多对虚拟世界一直不太喜欢,如果不是工作实在离不了,他真不愿多登陆。


“你这人真奇怪,明明那么崇拜扎克伯格,怎么对他最伟大的创造这么不喜欢?”


“崇拜扎克伯格先生和喜欢虚拟世界是两回事。”爱德华多喝了一口咖啡后,皱起眉,现在的人越来越不注意经营真实世界了,咖啡居然这么难喝,虚拟世界的任何一家咖啡馆都比这家好,也不怪人们越来越沉迷于虚拟世界。


“哎哟,我倒是奇怪了,扎克伯格除了虚拟世界和早年的Facebook之外,哪儿还有什么魅力?既寡言少语,又尖酸刻薄。要不是他确实是个天才,谁容忍得了他?”


“行了,别抱怨我们的金主了,没扎克伯格先生,你哪里有钱在虚拟世界玩的那么开心。”爱德华多不喜欢私下议论扎克伯格。


“说的也对。”科林看了下表,“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登陆了,你呢?”


爱德华多笑道:“10点见面,我还有时间,喝完这杯咖啡再登陆也不迟。”


“天啊,这种咖啡你居然也咽得下。你是加入’绝对真实’那个神经病教了吗?”


爱德华多作势要打科林,科林赶紧跑了。




9点50分,爱德华多进入登录仓,登陆地点马克·扎格伯格家门口。


虚拟世界的加州,晴空万里,热闹非凡。爱德华多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一个NPC角色,连从他身边跑过的小狗都是从真实世界登陆的。


最初的虚拟世界NPC随处可见,人们都只把它当一个高级游戏。现在这里的真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世俗化、生活化,而现实世界里百分之八十的工作机器人已经可以胜任,到底哪个世界更真实,有时连爱德华多也说不清了。


10点一到,贾维斯的声音就响起了,“萨维林先生,您还是这样准时。”


爱德华多笑道:“你也很准时啊,贾维斯。”


马克·扎克伯格给自己的AI管家起名叫贾维斯曾被很多人嘲笑,说他三十几岁了,还爱做超级英雄梦,后来Facebook推出AI管家系统后,据统计百分之九十的用户都给它取名“贾维斯”,包括当年嘲笑马克的那些人。


爱德华多边走边和贾维斯聊天,“先生今天心情如何?我需要注意什么吗?”


“不,萨维林先生,面对您,马克永远都有好心情,您不需要注意什么。”


大门打开,马克抬起头。


“你来了。”马克缓慢地站起身,爱德华多快步上前,马克和他握了下手。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花园走走吧。”马克一伸手,一柄银色手杖飞进他手里。


爱德华多担忧地看着他。


马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前两天我摔倒了,医生强烈要求我必须用这个。”


“您的身体没事吗?”


“没事。”


贾维斯依次打开房门,爱德华多扶着马克来到后花园。远处飞奔过来一个“拖把”,快要冲到马克身边时被一道看不见的墙强行阻拦,马克的宠物狗野兽发怒的大叫,贾维斯道:“野兽,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不能冲撞马克,你已经让马克摔倒一次了。”


野兽呜呜的叫了两声,不敢再疯癫,乖巧的跟在马克身边。


马克弯腰摸了摸它的头。


“您摔倒是因为野兽吗?”爱德华多问。


“是啊”马克笑了,“我很久没在真实世界跟他玩了,在虚拟世界贾维斯一直帮我,我都忘记它的真实体重了,它猛地一下跑过来,没贾维斯帮我分担力量,可不就是一下子把我扑倒了吗。”


“先生您刚刚做完手术,要注意多休息。”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马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球扔出去,野兽立刻飞奔去捡,“说说你的事吧。”


爱德华多开始向马克汇报他管理下资本运作情况,马克认真听着,偶有询问,爱德华多都能马上解答。微风徐徐而来,马克银色的卷发随之飞舞,像林地里的那场雪,爱德华多不知道自己的超能力,能不能像暂停落雪一样,暂停马克的时光。


他马上就要八十岁了,现在人类的平均年龄已经达到一百二十岁,八十岁并不算什么,人体自体器官再造技术已经非常娴熟,任何一个脏器衰竭都能马上再造一个新的,甚至面容都可以变年轻。但马克,马克是不行的。


虚拟世界的初始机对人体损害很大,马克刚搞出来时,为了保密,知道的人很少,测试都由创始人亲自做。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克里斯·休斯、肖恩·帕克的身体已经全面衰竭,除非克隆一个新身体给他们,否则便只有死亡了。但伦理监督委员会异常强势,人类整体克隆方案议会一直通不过,逼得马克打了擦边球,将最早衰竭的肖恩·帕克的身体强制休眠,而思维永久留在了虚拟世界。今年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和克里斯·休斯也强制休眠了身体,将思维留在了虚拟世界。人们都说人类整体克隆方案迟早会通过,至于时间,自然是现在这帮反对的人快死的时候。


至于马克是否会和其他创始人一样休眠身体,媒体都认为他一定会,但在爱德华多看来,这个答案恐怕没那么确定。




马克创造了这个比真实世界还要真实的虚拟世界,Facebook只是将人类的社交搬到了网络上,而虚拟世界是将人类的全部生活搬到了网络上。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风抚过脸颊温柔的像情人的手指,带着迷人的香气;雨落在唇边有青草的气息;群山巍峨而壮丽;四海恢弘而深沉……连情感都是那样真实,甜时如蜜糖,痛时似锥刺,情热时轰轰烈烈,情深时平缓温柔,谁能指出一点这世界不真实的地方?


然而这世界又是那么虚幻,人们可以随意选择自己某个年龄的容貌,许多老人沉迷虚拟世界,因为在虚拟世界里他们可以看到年轻时的自己,没有垂垂老矣,没有皱纹密布,没有蹒跚趔趄,他们是健壮的,是敏捷的,是可以攀登世界上任何一座高峰,航行任何一处海洋的年轻人。


而马克,马克从来没有选择过他年轻时的容貌与身体。他总是以最真实的姿态存在于这虚拟的世界里,就连视力他都没有做一点伪装,老花镜总是装在他左手的口袋里,爱德华多给他看任何东西,他都要拿出来戴上,他的手指枯瘦如断裂的朽木,上面布满了老年斑,爱德华多每次看到都觉得难过。他喜欢真实世界,但他真的不喜欢这个年迈苍老的马克,马克的灵魂是年轻的,是热烈的,不该被囚困在这样一个布满死亡气息的身体里。


无数人沉迷于虚拟世界,把这当做真实,却以最虚假的姿态生存。而马克明明知道虚拟是假,却总不肯敷衍它半点。


有时爱德华多真的说不清,到底谁才是那个看不明虚拟与真实的人,是那些明知繁华一梦,仍彻夜狂欢的放纵者,还是这个固执的在一世界虚假里捍卫真实的理性人。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如此真诚的对待这个虚拟世界?


你这样真实,是不是意味着……你不会逃避真实世界里那不可避免的……死亡。




马克看完全部资料看了下表,“12点了,你不喜欢在虚拟世界里吃饭,我就不留你了。”


爱德华多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你家是出了什么事吗?”马克问。


爱德华多楞住了。


“你为什么住酒店了?”


“您怎么知道我住酒店了?”爱德华多更好奇了。


马克笑道:“你的登录地点显示是纽约W酒店。你不喜欢住酒店,不是家里出了问题,怎么会去住酒店呢。”


爱德华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家水管爆了,现在没法住。”


“那个古董房子?”


“是的。”


“你才二十六岁,不喜欢那些新潮的高科技房子吗?”


爱德华多摇头,“我喜欢老房子,尤其是世纪初装潢风格的那些老房子。”


马克默然的摸了一会儿野兽粗长的毛发,抬起头对爱德华多说:“我有一个小世界都是那时的房子,你要喜欢,下次我带你看看。”


“好啊”爱德华多高兴地应下,而后下线了。




很多人喜欢早起吃一根能量棒,然后一天呆在虚拟世界里,因为那里的食物更美味。但爱德华多从不这样,虚拟世界只是他处理工作的媒介,就像几十年前人们使用的电脑一样,他的生活还是要在真实世界里完成,吃饭、运动、读书……



评论

热度(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