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TSN][ME] 虚拟世界 2

看完有点方😂一脸懵逼,马总到底干了什么!😂😂惯例表白太太~

juvenbace:

注:我没有看过《黑镜》,所以……大家不要剧透啊!!




想在虚拟世界里拥有一个小世界,哪怕是最小的那种,没有巨额的金钱也是做不到的。


科林一辈子的奋斗目标就是赚足够多的钱,然后在虚拟世界里构建一个专属于他的小世界。


虚拟世界里价值最高的小世界属于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据说那个小世界和《星球大战》一模一样。


早年达斯汀每年搞一次慈善募捐,出价最高的人可以跟他一起进入星战小世界,去过的每一个人回来都会吐槽,没有最土豪只有更土豪,看完星战小世界,再看虚拟世界真是太简陋了,一点都不讲究。马克拥有的小世界数量是虚拟世界最多的,虽然每个都不算很大,价值排名也没有很高,但他的小世界有一个其他小世界都没有的技术——跃迁术。


一般来说想进入小世界,必须先登录虚拟世界,再从虚拟世界进入小世界,想从一个小世界进入另一个小世界,也必须经由虚拟世界。而马克的小世界之间不需要经过虚拟世界中转,可以直接从一个跃迁至另外一个。


这是个很莫名其妙的技术,达斯汀研究了很久也不知道马克费那么大劲搞这个技术有什么用。跃迁术确实省掉了那么一点中转时间,但联通小世界不就是为了扩展小世界区域范围吗,你直接搞大点不就完了吗,比如自己的星战小世界,区域面积比马克的所有小世界加在一起都大,进入后想干嘛干嘛,根本不用跃迁术。


实际运营中,马克的跃迁术确实没什么人买,当然他也不卖,达斯汀的超级扩容技术倒是备受追捧。




到了和马克相约参观他小世界的时间,爱德华多特意早早起床收拾妥当后登录虚拟世界。


花园里马克正在和野兽玩,野兽的毛贾维斯刚刚洗过,又白又蓬松,跑起来越发像个拖把,马克高举着玩具球逗野兽,野兽已经五岁了以它的能力一跃就能夺回,毕竟马克的身体已经不那么灵活了,但野兽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让人看着不知道是马克陪野兽玩,还是野兽陪马克玩。


“马克,萨维林先生到了。”贾维斯提醒道。


马克用力扔出玩具球,转身看向爱德华多,笑意突然凝固在他脸上,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惊恐又慌乱。


爱德华多快步上前,一把扶住他。


马克的脸色恢复了,爱德华多一碰触他,他的脸色就恢复了。


爱德华多询问他需不需要医生,马克摇了摇头。


“你很有心”马克从跑回的野兽嘴里取出玩具球再次扔了出去,“这件衣服很衬今天我们要去的小世界。”


“我……我是不是穿的不对?”爱德华多特意选了世纪初年轻男子的衣服,他自己很喜欢,却不知道马克喜不喜欢。


“不”马克笑起来,“普拉达西服很好看。”




马克手腕上有一个银色的手环,他让爱德华多挽着他的手臂。


“进入MZ-A-1”


一个女声回答:“不明人物意图一同进入,本区域禁止他人进入。”


马克回复,“修改权限,爱德华多·萨维林可以进入。”


女声回答:“修改完毕,是否进入?”


“进入。”


爱德华多眼前一黑,再出现光亮时,大雨正倾盆而下,他慌忙伸手想替马克遮雨,却发现在他们头顶贾维斯早已屏蔽落雨。


爱德华多尴尬的放下手,觉得自己蠢透了。


马克倒是没有嘲笑他傻,相反他甚至拉起了爱德华多的手,向一处房屋走去。


“这是Facebook最早的办公室。”马克打开房门,嘈杂的音乐,随处可见的垃圾,餐桌边坐着一个胡子邋遢的程序员正噼里啪啦的敲着电脑,沙发上还睡了个胖男生。


一个男孩回头看向他们,是达斯汀,爱德华多见过他年轻时的照片,他大叫:“华多!马克去机场把你接回来了?”


马克不让爱德华多理他,只说:“把’墙’调出来。”


达斯汀立刻回头操作电脑,马克向爱德华多介绍’墙’早年Facebook很棒的一个创意。


爱德华多说:“我知道,我在书里读过。”


马克带着爱德华多参观了整个房子,和他讲了游泳池的趣闻,后来他们在一个狭窄的走廊里聊天。


爱德华多兴奋地说:“这可太棒了!要不是跟着您,我真不敢相信这是小世界。”


马克依着墙,很是认真地说了一句,“我不会落下你。”


爱德华多用力地点头。


“握紧我的手”马克嘱咐道,“场景会突然转换,别怕。”


“是跃迁术吗?”


“是的。”




狭窄的走廊消失,一个开阔的办公场所出现在爱德华多面前,墙上的壁画非常漂亮,地板上贴着蓝白相间的Facebook logo。


“拿到第一笔风投后,我们租下了这个办公场所。”


“太棒了!”爱德华多环视四周,“屏幕上显示的是什么?”


“Facebook百万用户计数。”马克拉着爱德华多坐下,“还差几个,很快就会刷新了。”


屏幕滚动,用户突破百万,大家欢呼起来,口哨声此起彼伏,所有人都起立鼓掌,好几个人冲过来向马克表示祝贺。


爱德华多明知这些都是假的,是马克根据当年的数据重造的,但他还是激动不已,真心替马克开心。


“恭喜你”爱德华多小声对马克说,“虽然晚了几十年,但是还是要说恭喜你。”


马克的神情有些古怪,说不出他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他的手指缓慢拂过一台笔记本电脑,突然对爱德华多说:“砸了它。”


“为什么?”爱德华多大为诧异。


马克似笑非笑地说:“当年有人砸了它。”


爱德华多大笑,“他胆子可真大,是太高兴了吗?”


马克也不回答,只是示意爱德华多砸电脑。


爱德华多不再推脱,拿起电脑用力摔在桌子上,而后对马克露出大大的笑容。


马克盯着他的笑容看了一会儿,拉起他的手跃迁至下一个小世界。




听证现场……融资现场……上市现场……收购ins现场……收购WhatsApp现场……大规模宕机现场……


马克带着爱德华多走过了Facebook所有重要的时间点,然后是虚拟世界,从最初的模拟AI,到后来的初级机,再到后来一次又一次革新。


马克一生的成就与挫败爱德华多都见到了,他由衷地对马克说:“这真是伟大的一生。”


马克犹豫了一下,问,想不想看看开始的地方。


爱德华多赶忙点头。


“MZ-H-Kirkland”


女声再次出现了,“该区域为最高等级权限,随行者无权限。”


“修改权限,爱德华多·萨维林可以进入。”


“修改完毕。”




世纪初深秋的哈佛。和爱德华多就读的那所好像完全一样,又好像完全不同。


“柯克兰和我看到的”爱德华多的话戛然而止,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年轻的马克,他看过他的照片,见过他的影像资料,但那些都是平面的,是疏离而冰冷的。而此时此刻,眼前的马克,他面容鲜活,眼眉灵动,洋溢着一个十九岁孩子特有的青春活力。


在所有的小世界,马克都维持着他真实的模样,但是在这里他改变了模样,他穿着灰色套头衫,背着双肩包,趿拉着拖鞋。


面对这样的马克,爱德华多是喊不出先生的,所以,他只是轻轻唤了声“马克”,这是他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马克笑了,唇角的起伏很小,却非常细致,是爱德华多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


他们刷开柯克兰的门禁,一路快步走上楼梯,H33,爱德华多知道它在哪儿,他读大学时曾偷偷跟着柯克兰的学生进去过。


马克打开了H33,屋子很乱,衣物和游戏手柄缠在一起,墨绿色的起子作为书签加在课本里,中餐盒子的一角渗出油来,快落到马克的课本上了,爱德华多慌忙拿起书。马克从冰箱里拿出啤酒递给爱德华多。爱德华多拿着啤酒边喝边看H33。


他一眼就认出了马克的房间,两台电脑,数不清的线路,还有吃了一半的金枪鱼罐头。


马克看着他,看他走过他的桌边,看他坐在床上,看他无意识的帮他收拾垃圾,铺展被子,甚至听到他抱怨“马克,你这里可真乱。”


那个词语就在他舌尖,在他咽喉,在他心里,在他每一个的器官中,只要他张开口,只要那个音发出来,马克想,他就再也不愿醒来了。


他张开了口,舌尖轻轻地颤着,那个世界上最美妙的词语,最好听的名字,马上就要出现了。


“这是什么?”


幻觉消失了,美梦散尽了,白色记号笔写就的公式就那么看着马克,嘲笑着他的愚蠢与卑鄙。


“公式,棋手公式。”马克站起身,恢复了他本来的模样。


爱德华多很不舒服,说不出原因,有些生气又有点恼恨,简直莫名其妙。这本就是先生本来的模样,他为什么要恼火。


“我们该走了是吗?”


“是的”马克抬起手,爱德华多走过去拉住他,“这是谁写的公式?”


马克没有回答。


爱德华多越发生气了。




回到虚拟世界,马克又说快到午饭时间了,不便再挽留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不像以前那么识趣马上离开,反倒对马克说:“我想尝尝虚拟世界的午饭,能和您一起就餐吗?”


马克有些意外,但没有拒绝。


爱德华多沉默的吃着饭,马克看出他不高兴了,但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


“最近谁惹你生气了吗?”


爱德华多回答没有。


“工作不顺心?”


“没有。”


“和爸爸吵架了?”


“没有,您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爱德华多气呼呼地说。


马克没有再说话。


“对不起”过了一会儿,爱德华多向马克道了歉,“您是为我好,我不该这样。您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马克对他笑了笑。


爱德华多咬了咬牙把想说的话说了,“我知道您对我这么包容是因为我和您的朋友爱德华多·萨维林是亲戚,我们长得很像,名字也一样。柯克兰玻璃上的公式是他写的对吗?”


“对。”


“他喜欢下国际象棋,我早该猜出来的。我……我跟他很像,连喜欢的东西都一样,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


“你和他并不像。”马克回道,“你比他要开心一点,他像你这么大时,很不快乐。”


“是……是因为您吗?”


“对。所以,别想这些了,世界上从来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


午餐过后,爱德华多再没有留下的理由了,只得告退。


马克一直将他送到家门口,分别前马克对爱德华多说:“开开心心的生活,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从虚拟世界退出后一直想着今天的事,想十九岁的马克,想他那个遥远的同名的亲戚。


爱德华多第一次见到马克还是在哈佛读书时,凤凰社的朋友告诉他马克·扎克伯格要来学校演讲,爱德华多知道马克的大名,但他对虚拟世界一点也不感兴趣,注册了账户也没怎么玩过,演讲他本没打算去听。但路过会议厅时,他看到了介绍马克的短片,里面有马克年轻时的样子,鬼使神差的爱德华多就挤进了会议厅。


马克演讲的主题是如何通过虚拟世界延长人类生命,当时马克已经在尝试将人的意识长久的留在虚拟世界以延续生命。现场坚持“绝对真实”观点的同学强烈反对马克的行为,认为马克破坏了上帝的法度,强行拖延了人类的生命。


马克说,三万年前克罗马农人的命贱如蝼蚁,毫无抵抗之力,三万年过去了,若对此仍无能为力,我们又何必进化?你们又何必要在世界最好的学校读书?


一个女孩举手说,漫长的生命并不是祝福,而是诅咒,一生中承受的痛苦是远远超过享有的快乐的。


马克回答说,生命是人类最本质的东西,是一切幸福或者痛苦的载体,我并不是想无限拖长生命,我只是希望将何时终结生命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这应该成为我们最基本的人权。




那之后爱德华多一直关注马克·扎克伯格,查阅了有关他的所有资料,发现了那个和他长得很像又同名同姓的人,询问过父亲才知道,他们家和那个人有亲戚关系。


大三的实习父亲原是安排他去华尔街,爱德华多只上了一天班就退出了实习,坐飞机去了加州Facebook总部,递上简历要求做实习生。


爱德华多成绩好,长得好,教养也好,面试很顺利就通过了,安排他去了财务部,原本他是见不到马克·扎克伯格的。但财务部例行汇报那天,虚拟世界登录仓遭受不明黑客攻击,一直无法稳定登录,财务部所有人都试了都不行,只有爱德华多能稳定链接,于是给马克送报告的事就交给爱德华多了。


马克见到他时完全愣住了,“你怎么会在这里?”马克当年的这句话,现在想来有点奇怪,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爱德华多,他应该问他的名字,应该震惊于他的长相,如果他还记得那个爱德华多长什么样子的话。


他怎么会直接问“你怎么在这里?”好像认识他似的。


当时爱德华多没反应过来,以为马克认错人了,向他解释道:“我叫爱德华多·萨维林,和您认识的爱德华多·萨维林是同一个名字,我们是亲戚。”


但他不该认错人,他认识的那个爱德华多怎么也不会是个二十刚出头的男孩。


两人还没来得及说话,贾维斯便提示达斯汀来了,马克赶忙带着爱德华多躲进一个小房间。




房间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堆砌的纸箱还遮住了大半阳光,房间光线很暗,马克的脸完全藏在阴影里,只有眼睛异常明亮。那是爱德华多第一次发现马克的眼睛与他的年纪,与他苍老的面容是不匹配的,它们太年轻了。


见爱德华多一直盯着自己看,马克附在他耳边轻声道:“不能让他看见你,否则会被他烦死的。”


马克的呼吸拂过他的脖颈,激起一层细密的酸麻,爱德华多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再不敢看马克了。


时间安静的流逝着,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爱德华多觉得自己着了魔,被马克的眼睛弄得心神不宁,他可是足以做自己爷爷的人啊,只是因为眼睛好看就这样,真是丢死人了。


后来,爱德华多刻意避开马克,马克也没有特意找过他,实习结束爱德华多离开了。但那双眼睛他怎么也忘不了,时常出现在他梦里。毕业时,爱德华多鼓足勇气给马克传了短讯,询问能否在Facebook工作。


马克回复说,华尔街更适合他。


爱德华多收到回复立刻赌气去了华尔街,发誓再也不理马克了。


没过多久,他又忍不住给马克发了短讯,询问投资情况。


马克没有回复。


爱德华多既生气又失望,直到听到马克进行肝脏移植手术的消息,才又高兴起来,原来他是病了,不是不理他。


他的那封短讯马克还是回复了,并且将自己名下的两个基金会交给爱德华多打理,爱德华多高兴极了,非常认真地管理着。


马克待他比一般人要好,但也说不上特别亲近,今天邀请他去小世界,爱德华多是非常高兴的,在哈佛小世界,马克变回十九岁的模样,爱德华多欢喜极了,这样的面容才配得上马克的眼睛。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爱德华多一遍又一遍的梳理今天的行程,是哪里出了问题让他如此心慌呢。爱德华多猛敲了脑袋一下,“别总蹦出来第一次见马克的情形,我要想今天!想今天!”


过了一会儿爱德华多又气得用头撞桌子,“天啊,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要去想那个小屋子啊,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敲了几下桌子爱德华多猛然停住了。马克的眼睛,马克的眼睛变了,分别的时候,马克让他开开心心生活的时候,与苍老面容格格不入的眼睛变了,变得苍老了。


爱德华多一跃而起,冲进登录仓。






虚拟世界 中枢控制室


克里斯正在浏览人类整体克隆方案第113次论辩会的新闻。


“马克竟然参加了”克里斯笑道,“他向来讨厌论辩会,一次都没去过,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达斯汀手指一挥视频投放到空中。


人类整体克隆方案论辩会由众议院议长主持,支持者与反对者一直相持不下,去年克里斯亲自到现场进行了游说,场面极其火爆。这次马克亲临只怕会上演全武行。


议长并没有因为马克的到来而更改议程,辩论最开始还算按部就班,后来就不行了,也不知道是马克过于冷漠的表情,还是他始终不发一言的态度惹恼了反对者,他们不再听议长招呼,矛头直指马克。其中有个狂躁的年轻人就差把拳头挥到马克脸上了。


马克沉默着,对所有的辱骂和诘问都不发一言。支持者要求将议题拉回人类整体克隆方案,要求论证伦理可行性,议长当然同意,但局面已经失控,你再想说,人家反对派不搭理你,还不是白搭。


众议院议长终于受不了了敲锤要结束本次辩论。一位年长的妇女站了起来,反对者立刻安静下来。她是“绝对真实”协会的会长玛丽·金女士。


克里斯对达斯汀道:“这位女士可不简单,非常会游说。”


“扎克伯格先生,你我现在都垂垂老矣,一生已经历过许多痛苦,纵使现在给你一个年轻的身体,你还能像年轻时一样快乐吗?”


“不能。”


“所以,我们又为什么要去索取这样一个身体呢?”玛丽·金的音色很苍老,却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她总是慈祥而哀伤,优雅又忧愁,像我们每个人的祖母,从情感上我们怜惜她,从道德上我们尊重她,双重加压之下,人们会很轻易的顺从于她。她是克里斯见过的最擅长玩弄情感的人。


“你我是不需要。”与玛丽和缓柔顺的声音不同,马克的声音迅捷而机械,“但你五十年前车祸去世的儿子需要,他死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吧。”


玛丽脸色惨白,身形晃了一下。


“如果他不是五十年前遭遇车祸,而是现在,是今天”马克露出一个介于讽刺与可怜之间的表情,“我想你会来哀求我,求我在他死亡前,将他的意识留在虚拟世界。”


“马修的死是上帝的意志。”玛丽的神情恢复了,又成了一位慈祥的祖母,“扎克伯格先生,你是要让神屈从于你的意志吗?”


“Yes”马克回答的毫不迟疑。


满场哗然。




玛丽和马克的这段对话在各大电视台反复播放。纽约时报取了个耸人听闻的新闻主题“马克·扎克伯格VS上帝!”


达斯汀长叹一声,“马克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教会不会放过他的。”


“也未必。”克里斯若有所思,“漫长的生命对人本就极具诱惑力,何况还挑战了神。”


达斯汀没明白。


“挑战神意味着分走神的权力,马克这是在告诉政客,告诉民众,这不仅仅是寿命长短的问题,还是权力问题,人类已经具备向神挑战的实力了。”


“哇喔”达斯汀咽了口口水,一不小心,他和马克不仅一起创了世纪,还从神手里抢走了人类的命数。


“达斯汀”


“嗯”达斯汀还在消化自己的“伟业”。


“你修改我权限了吗?”


“没有啊。”


“为什么我无法访问马克的实时监控数据了。”


界面显示:克里斯·休斯无权限。


达斯汀皱起眉,“登录达斯汀·莫斯科维茨。”


女声温柔地说:“您好,管理员。”


“查询马克·扎克伯格实时监控数据。”


“对不起您没有访问权限。”


“谁修改了我的权限!”


“马克·扎克伯格。”


“重新授权。”


“授权失败。”


“我和马克都是管理员!”达斯汀大怒,“我们权限是一样的!”


“马克·扎克伯格以该信息涉及个人隐私,禁止他人修改权限。个人隐私条款见虚拟世界合同附件二第37条,需要我为您宣读吗?”


“我靠!贾维斯,把贾维斯给我叫出来!”


“达斯汀”贾维斯上线。


“马克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给我看他的实时数据?”


“无可奉告。”


“他身体状况如何?我只想知道这个。”克里斯问。


“无可奉告。”


“告诉马克,马上修改权限。”达斯汀命令道。


两秒后贾维斯回复,“马克拒绝。”


达斯汀肺都要气炸了,“让他来见我!”


“马克拒绝。”说完贾维斯下线了,达斯汀再怎么喊,他都不肯再上线。


什么方式都联系不上马克,克里斯急了,打算结束休眠重返现实世界,达斯汀还没来得及反对,克里斯就发现他连重返现实世界的权限也没有了。


达斯汀立刻自己申请重返,权限也消失了。


“我操!这他妈是我自己的身体,马克有什么理由阻止我重返?”


女声回复,“您与马克·扎克伯格签订了强制休眠后现实世界托管协议,协议规定,您强制休眠进入虚拟世界后,现实世界的有关事宜马克可以全权处理。重返现实世界,被鉴定为现实世界事宜,他的权限高于您,详见强制休眠现实世界托管合同第88条,需要我为您宣读吗?”


达斯汀双手抓头,大吼道:“那是让他替我管理我收藏的各种手办,不是让他接管我身体!”


“条款并未限制具体事宜。”女声忠诚的解答着达斯汀的各种问题。


达斯汀无语了,马克这个老奸巨猾的混蛋最喜欢在协议上做文章,先坑了华多,又坑了自己。


“肖恩”克里斯忽然道,“肖恩在哪?”


“你找他干嘛,他权限还没我高。”


“但他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快把他找来。”克里斯开始通过总控制台查找肖恩在哪儿。虚拟世界可以快速搜索,但一旦进入小世界,等于进入私人领地,搜索是被屏蔽的。


“虚拟世界没有,他肯定在小世界,他有几个小世界?你快查啊。”


达斯汀回道:“他最近交了一帮狐朋狗友,未必会在他自己的小世界。”


“那怎么办?”


“有个东西,我一直想试试。”达斯汀忽然道,“你等着。”


达斯汀钻进他的一个小世界,很快就出来了,手里拿了根木棍。


“这是啥?”


“魔杖。”达斯汀回答,“其实是个程序,我做成魔杖样子了,很帅是不是?”


“有什么用!”克里斯对达斯汀这个宅男真是无语了。


达斯汀举着“魔杖”在空中一挥,大喊:“肖恩·帕克飞来!”


肖恩瞬间出现,全身赤裸,身体的某个部位斗志昂扬,直冲天花板,达斯汀觉得他眼睛都要瞎了。


“你他妈怎么不穿衣服?”


“你他妈搞什么!”肖恩暴怒,跃起准备暴打达斯汀,克里斯挡在了前面,“赶紧穿好衣服,就这点分量也敢拿出来显!”


“你!”


“我怎么了!”克里斯向下瞟了一眼,“你见得多还是我见得多?”


肖恩气得脸发白,也不敢说自己见得比克里斯多,“好,算你狠!”




克里斯迅速向肖恩介绍了权限被修改的事。


肖恩冷静下来,挤开达斯汀开始操控总控制台。


“这是什么?”达斯汀问,“马克的小世界?不对啊,太大了。虚拟世界备份?也不对啊,数据有差别。这是”达斯汀脸色大变,“这他妈是什么!”


“这么点事都做不好,爱德华多·萨维林果然是个蠢货!”肖恩瞬间离开了中枢区。




爱德华多登录虚拟世界后,在马克家门口喊了很久,贾维斯就是不肯给他开门。爱德华多准备回现实世界直接去见马克时,身边突然出现一人。


肖恩·帕克,爱德华多见过他的影像。


“你他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怎么就不能让马克动心呢!”


“你说什么?”


“你说我说什么!”肖恩一把拉住爱德华多,“取读数据。”


“是”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你要干什么!”爱德华多挣扎着想逃离,一股尖锐的刺痛袭击了他。


爱德华多惨叫起来。


“失败!失败!”甜美女声预警,“目标数据过于强大,无法取读。”


肖恩急了,“打开我的全部权限,强行取读。”


“失败!失败!目标数据过于强大,无法取读。”


“操!马克给了你多大的授权!”肖恩准备放手时,甜美女声再次响起,“目标反向取读数据!反向取读数据!”


肖恩想甩掉爱德华多,但为时已晚,“目标获取全部数据。”


爱德华多瘫倒在地,双手抱头,惨烈的哀嚎着。


“目标能量异常!目标能量异常!目标危险系数黄色!橙色!红色!”


虚拟世界开始剧烈的摇晃,四周的景物、人影开始出现频闪。


肖恩的手臂虚化了。


达斯汀启动了所有防护装置稳定虚拟世界,克里斯重新唤出贾维斯。


“告诉马克,虚拟世界濒临崩溃,快!”




马克上线了。


他抱起爱德华多直接消失了。


虚拟世界恢复正常。


达斯汀跌坐在椅子上,喃喃地说:“天啊,马克,你干了什么。”



评论

热度(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