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TSN][ME] 虚拟世界 3

juvenbace:

“马克,如果一个人的所有数据我们都能掌握,是不是可以创造出一个人来?”


“美则美矣,没有思维啊,马克。”


“你用了新算法!”


“为什么销毁了?!”


……


“太残忍了,华多不会这样。”


“1037号失败。”


……


“太软弱了,华多不会这样。”


“1184号失败。”


……


“不,华多不会这样处理。”


“1245号失败。”


……


“没有感情。”


“缺乏共情。”


“太歇斯底里了。”


“太冷静了。”


“怎么可以不喜欢飓风。”


“不,华多不喜欢威士忌。”


……






肖恩回到总控制室,刚一进入,克里斯就说:“我们得马上去那个投射世界。”


“我没有权限。”肖恩倒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双手,边界已经模糊。


“投射世界数据非常混乱,马克呆在那里很危险。”克里斯一把拉起肖恩,“你必须想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你看看我的手!”肖恩挥动着双手“我的数据已经混乱了!我他妈还能不能重返现实都成问题!”


克里斯不懂这些,没想到这么严重,也不好再指责他。


达斯汀看着他的手,猛得跳起来,“我有办法了!”说着拖起肖恩直接把他虚化的双手放在总控制台上。


“华多反向读取了你的全部数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你的数据现在在投射世界里。”达斯汀双手不停开启多个窗口开始编程,“马克真是个天才!投射世界是虚拟世界的镜像世界,它的基础数据是直接从虚拟世界调取的,不用再造,运行速度极快,真实感比虚拟世界更高。但为了营造绝对真实的投射世界,马克得剔除一些虚拟世界特有的东西,这些东西要从投射世界释放出来需要端口,我们可以通过端口进入。”


“投射世界的端口数以亿计,你怎么找?”肖恩当然知道原理,投射世界的基础框架他也参与设计了。


“原来当然不好找,但现在”达斯汀抬头对肖恩一笑,“你的数据已经帮我标记了。”


肖恩明白了,大叫:“达斯汀,你他妈不能”


达斯汀按下回车键,肖恩瞬间消失了。


投射世界是镜面世界,肖恩的数据在爱德华多身上,只要将肖恩导入投射世界数据洪流,自然会自动匹配,马上就能找到,达斯汀在肖恩身上装了追踪程序,他和克里斯可以跟随肖恩的轨迹进入投射世界。




达斯汀和克里斯进入投射世界时,肖恩已经变成半透明人了,很像电影里的鬼魂。


马克怀里爱德华多正在痛苦地挣扎着,投射世界的天空、大地、甚至是风都扭曲了。


“马克,你给他的力量太强了。”达斯汀道,“人物的基础数据不能与环境基础数据共用同一源代码,这是虚拟世界的基本规则。我们是在造人,不是在造神!”


“别管这些了!”经过两次强行夺取,肖恩的数据很弱,“快带马克离开这里,我快撑不住了!”


克里斯准备拉马克,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我们走了这个世界会怎么样?爱德华多会怎么样?”


肖恩大叫:“这世界已经快坍塌了,你说会怎么样?别磨蹭了!”


克里斯的手停下了,马克已经失去爱德华多一次了。


“你们走吧。”马克开了口,“我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这次让我陪着他吧。”


“马克。”克里斯哽咽了。


“哎呀”达斯汀大步走过来,“哪到生离死别的程度。”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一刀插在爱德华多后颈部。


别说克里斯,连马克都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投射世界立刻稳定了,天地山风全都恢复了正常,爱德华多也没那么痛苦了。


“这是什么?”


“我用来插达斯·维达的东西。”达斯汀回道,见众人不理解大叫,“原力啊,My Lord是原力最牛逼的人!我当然得给他点呼风唤雨的能力,我用了神经网络算法,他深度学习能力特别强,进化的特别快,没这个我根本控制不住他。”


马克瞪了他一眼,“我警告过你不要给他那么强的力量。”


“你还说我,你不也违反规则给了华多这么强大的力量!”


“他不是华多。”马克回道。




“我当然不是他。”爱德华多睁开眼睛,从马克怀抱里缓缓站起身,“我不过是你的一个宠物。不,我连野兽都不如,它至少是真实的,而我,我不过是你的一条电子宠物狗。”


“爱德华多”马克伸手想拉他。


爱德华多退后了一步,“你怎么不叫我编号了,不吃虚拟世界的食物,要在现实世界生存,要运动,要读书”爱德华多的眼泪落了下来,“多么讽刺啊,我自己就不过是一堆数据!”




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他的父亲是假的,母亲是假的,他的哥哥们全都是假的。他喜欢过的女孩子,爱吃的东西,喜欢的朋友也是假的,父亲的苛刻,母亲的温柔,落水的惊恐,考上哈佛的喜悦,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假的。


他的情意,他的梦境,他的每一次心跳,每一次悸动假的,全都是假的。


爱德华多捂着脸失声痛哭,他的痛苦是如此真实强烈,几乎要把撕碎他了,但这也是假的。


爱德华多找不到表达自己的方式,因为他的任何表达都是虚假的,是一行行代码,是一个个算法运算后得出的。


渐渐地爱德华多平静下来了,对马克说:“我的任务完成了,陪你看过那些小世界就是我的使命,注销我吧。”


“爱德华多,我告诉过你,要开开心心的生活。”


“这是主人的命令吗?”爱德华多笑起来,“我真没有当宠物的天分啊,我应该无条件执行你的命令,你不让我死,我便不能死,你要我开心,我就要开心。我笑得您还满意吗,主人。”


“爱德华多”马克上前一步,急声说道,“我不是你的主人,没有人是你的主人,你是自由的。”


“自由?你在这个世界对我说自由?如果我是自由的,我会长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我身上的哪一样东西不是你设计的,不是你千挑万选出来的,连爱你也是!”爱德华多眼睛红得像血,却再不肯落泪了。


“爱我?”马克惊愕得面无血色。


“是啊,让我喜欢你,不也是你的设计吗?”


“不”马克有些慌乱,“我没有设计让你爱上我,我甚至都不打算见你,你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我也很奇怪。”


“是吗”爱德华多轻蔑地笑道,“伟大的马克·扎克伯格,虚拟世界的创造者,我的创造者,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你说的话,调低我的参数好吗,还是你觉得这样更有趣味。”


“爱德华多相信我,我没有,绝对没有想要控制你。”


爱德华多大笑起来,他笑得肆无忌惮又凄厉非常,“五十年了,五十年来你做过多少次测试,销毁过多少失败的产品!没有想控制我,我选普拉达你一定很得意吧,跟你的华多喜好完全一样,如果我选错了,选了阿玛尼,你是不是会毫不留情的删除我!”


“不,爱德华多,不是这样的。”


“不想我反驳你,改我的数据啊!让我听话啊!”


马克不再说话了。




爱德华多的精神异常混乱,明知一切都是虚假的,他的愤怒,他的伤心,他说出的每一句嘲讽,都不过是数据,但他总被迷惑,总觉得自己有立场有理由对着马克大吼大叫。


他不知道哪个对他来说更痛苦,是他的整个人生都是虚假的,还是他不过是一个替代品。


他的所有数据都来自那个让马克念念不忘的男人,他的一切都属于他,包括他此时此刻的痛苦。


真正的人类哭喊过后,可以逆境求生,可以坦然去死,而他,他什么也做不了……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属于他的,他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我很嫉妒他”爱德华多望着马克,目光哀戚而绝望,“嫉妒你爱他,嫉妒他可以死亡,一场偶然的空难,所有的痛苦都终结了。”


马克晃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沉默。


“让他快乐。”说完这句,马克消失了。




克里斯没明白怎么回事。


达斯汀面容惨白,“马克,马克他”


贾维斯的声音响起了,“萨维林先生,根据马克的遗嘱,他死后你将是我的主人,随时为你效劳。”


马克死了。


克里斯踉跄了一下,拽着达斯汀才没有跌倒。


“他……他死了。”爱德华多喃喃自语。


“是的,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贾维斯继续询问。


“救他,救他!贾维斯!”爱德华多大喊起来。


“遵命。”




贾维斯接到爱德华多的第一个命令后消失了。


达斯汀将所有人,包括爱德华多都带回了中枢控制室。


克里斯渴望听到贾维斯的声音,又害怕听到贾维斯的声音,然而该来的总会来。


“萨维林先生,我启动了医疗机器人,马克的身体暂时抢救过来了。”


达斯汀激动地说:“快!快把他的意识导入进虚拟世界!”


“这个恐怕不行。”


“为什么?”


“马克的意识太微弱了,无法链接到虚拟世界,我尝试了很多次,都达不到最低链接标准。”


肖恩狠狠砸向总控制台,“拖得太多久了!我早让他进来,他就是不听!”


“没有其他办法吗?”克里斯焦急地看着达斯汀,“降低链接标准不行吗?改变算法不行吗?达斯汀,你快想啊!”


“不行!不行!”达斯汀抱着头大叫,“链接标准不能再低了,我做不到,没人做得到!马克必须有意识主动链接虚拟世界,被动是不行的,我们又不能拖拽他”达斯汀呆住,爱德华多已经明白了。


“我去把他带回来。”


“不行”达斯汀拉住他,“这是逆向而行,虚拟世界的数据洪流不是我们能承受的,到不了马克那里,就会被冲散的。”


“不会的,我和这个世界是同源的,它对我没有那么抗拒。以前在投射世界,所有人都无法登陆虚拟世界,只有我可以,我通行它的标准远远低于你们。”


“不行。”达斯汀依然拒绝,“投射世界的数据洪流与虚拟世界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而且马克说了,要让你快乐。他这话是对我说的,我不会让你这么干的。”


“你要怎么让我快乐?”爱德华多问,“删除掉这段记忆,把我放回那个虚假的投射世界?你觉得我会快乐吗?”


达斯汀没有回答。


“他让我快乐,在这世界上对我来说最快乐的事就是马克活着,你并没有违反他的话。”


“华多,你不能这样。”达斯汀哭了,“你不能让我眼看着你死去,你已经干了一次了。”


“我不是你们的华多。”爱德华多跪在达斯汀旁边,“我只是一堆数据,是马克搞出来的。”


“不,你是华多,我知道”达斯汀紧紧攥着爱德华多的手,“我知道你是。”


“我不是,我没有和你一起上过课,没有给你买过饭,没有陪你下过国际象棋,我不是你的好朋友华多。”爱德华多的声音很温柔,和达斯汀记忆里的一模一样,但他确实不是他们的华多。


达斯汀抱着他泣不成声。




爱德华多站在中枢区传送口,克里斯将马克的坐标告诉了他。


“我也觉得你是华多。”克里斯的眼睛有泪光,“只有华多会不问时间,不论地点,不辞辛苦的在马克需要他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I need you对你永远都有魔力是吧。”


达斯汀启动传送,爱德华多踏上了寻找马克的道路。


深秋凌晨寒冷的哈佛校园,加州夏夜磅礴的大雨,逆向对冲亿万数据洪流,无论哪一个爱德华多,都没有退缩过。




I’m here for you.






在亿万数据洪流中,爱德华多找到了马克,“嗨,马克。”


他开始探触马克的意识,试图带他重返虚拟世界。


……


新的算法失败了,爱德华多学习能力很强,但在与环境交互过程中,他的反应总是不对。


问题出在哪儿呢,马克揉着眉骨,他已经两天没有休息了,身体极度疲惫却无法入睡。


新算法连心理测试都通过了,为什么会在环境交互中错误频出。


环境,是不是环境出了问题。


……


山川树木都可以建模,人呢,人怎么办?


……


Facebook公司推出革命性游戏《虚拟世界》,真实身份注册,全新体验!


……


虚拟世界用户越来越多,马克开始从这些用户中抽取数据进行测试。


……


环境交互问题解决了,但爱德华多总是不像爱德华多。数据还不够精准,稍有一点偏差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爱德华多。


……


马克开始大规模兴建小世界,爱德华多出生的医院,他上过的幼儿园,参加过的社团,度假去过的地方,每一个马克都力求精准。但环境越精准,人物数据出入越大,最糟糕的时候同时有几千个爱德华多在线上,等他们全部测试完要几百年。


马克编写了跃迁术,不同时间线不同空间可以随意切换,不需要经过虚拟世界中转,不会给虚拟世界造成超大负荷,测试速度也大大加快了。


……


他出现了。


爱德华多在马克的记忆里看到了自己。


他是贴合度最高的数据,马克看到时,激动的身体都在发抖。


他迫不及急待的想见他。


慌慌张张走过长廊准备登陆虚拟世界时,马克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他已白发苍苍,眼角面颊满是皱纹,行将就木。华多,他的华多比他还要大两岁,他什么样了?


他是年轻的……他会永远年轻……他早已不再人世了。这个他创造出来的人,纵使和他的华多一模一样,还是他的是他的华多吗?


马克眩晕不止,跌倒在地。再醒来时,他不再急切地想见他了。


他更改了他生活的时代,变更了他的背景身份,甚至为他创造了一个投射世界,与真实世界一样的投射世界。


他没有再干预过那个世界,他让他一直平静幸福的生活在那里。




爱德华多抚摸着马克的头发,将自己的脸慢慢贴上,“你觉得爱德华多一生的不幸都是因为你,所以便不来见我了。可我会去见你啊,见了你,我又怎么离得开呢。马克,醒过来,跟我走,马克。”


马克紧闭着双眼,那双历经五十年风尘依旧年轻的眼睛不肯睁开来看看他。


爱德华多只得潜得更深。




马克站在镜子前打领带,领带的是蓝色的,很配他的眼睛,打好领带,马克认真梳理了头发,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时间显示6点钟,离爱德华多飞机降落还有一个小时。马克出了门,他不想迟到。


他和爱德华多已经很久没见了,他很想念他。


他知道爱德华多可能还在生他的气,不过没关系,马克想,总有一天他会原谅他的。


其实马克是很浪漫的,一个喜欢诗歌的人怎么可能不浪漫呢。


他很喜欢罗马,喜欢这个由埃涅阿斯创造的城市,他想把爱德华多骗到罗马来,想在那里“偶遇”他。


而且罗马有真理之口,马克愿意将手伸进真理之口,愿意向特里同发誓,他再也不欺骗华多了。


而再这之前,他要再骗他一次。


他伪造了一份商务邀请函,做好了所有爱德华多可能会查的商业背景。果然,爱德华多毫不怀疑的接受了邀请。


他千挑万选了那架飞机,头等舱,座位临近舷窗,空姐都是华裔,飞行餐有他喜欢的新加坡料理,只要12个小时就能飞抵罗马。


出发是在傍晚,华多可以看到霞光万丈的金色层云,落地是在清晨,罗马城美丽的朝阳将会和他一起迎接华多。


除了Facebook,马克从没在哪件事上费过如此多的心思。


他离开了酒店,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他取了前一天预定好的玫瑰。




爱德华多的眼泪滴落在马克脸上。


是马克,是马克将爱德华多送上了那架死亡航班。



评论

热度(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