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TSN] [ME]哈佛往事 1

juvenbace:

在没有成为亿万富翁之前,在没有Facebook,没有theFacebook,甚至没有Facemash之前,他们有过非常悠闲快乐的时光。
哈佛大学和别的大学在某些地方没什么不同,比如空气中总弥散着披萨和酒精的味道。
哈佛的学生和别的大学学生也没什么不同,比如没日没夜的谈论性。
柯克兰H33探讨过交互界面简洁的重要性,谈论过当时知名社交网络的弊端,设想过互联网的未来,比起其他男生宿舍,H33堪称哈佛楷模,捍卫了哈佛全球NO.1的声誉。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仍然花了大量的时间讨论性,比那些给哈佛带来高格调好名声的互联网话题多得多得多。

1.第一次

贝克啤酒。那天是因为爱德华多买了太多贝克啤酒,而披萨又有点咸了。
最早醉倒的是达斯汀,然后是克里斯,马克因为写作业加入的晚了点,不过两瓶啤酒之后,他就追上了进度。爱德华多笑他,天赋惊人,各个方面,尤其在醉酒方面。
话题是达斯汀引起的,当然是达斯汀,即使在H33,他也是最怪异的那一个。
酒后是不会乱性的。达斯汀盯着电视,《鲨鱼周》正在播放,所有人都在看,他们热爱鲨鱼。达斯汀这句分外笃定的话,打破了因血腥而沉默的空气。
是的,你看鲨鱼吃人才会硬。马克斜躺在沙发上,头枕着扶手,膝盖顶着爱德华多的膝盖,拖鞋没影了,脚趾踩在华多的皮鞋上。你每次看鲨鱼周都要喝啤酒,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马克尽职而刻薄地补充道。
FUCK。达斯汀一脚蹬在马克脚上,鞋底蹭过他的脚背,留下一层雪白的印记,马克皱了下眉,并不很疼,爱德华多叫起来,达斯汀,他没穿鞋子,别踩他脚。抬起皮鞋,弯下身,爱德华多仔细地看了一下马克的脚,没有出血,只是起了一层很浅的皮,然后放下去了,马克那只没洗的脚继续蹂躏他价值五千美金的皮鞋。
达斯汀将脚往回缩了缩,顺势蹬着地坐直了一点,因为长期悬空,他的腰好疼。
酒精会影响勃起,真的。显然达斯汀没有放过这个话题。
克里斯大笑,手指挑了一下达斯汀的下巴,有经验?
达斯汀的脸慢慢红了。
天啊,连爱德华多都笑了。马克手支着头,唇角弯弯,很给达斯汀面子,没有笑出来。
我的第一次就毁在酒精上。勇敢的达斯汀不畏嘲笑,坦然面对末日审判。女人和酒精,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两样事务,是不能共存的。达斯汀完成最后的陈述。
第一次就这么惨烈,真是悲壮。克里斯递给达斯汀一瓶啤酒,想让他醉的更彻底一些。
第一次都不怎么美好吧。你呢。达斯汀问,你的第一次什么样?
我啊,克里斯也喝多了,否则他不会接这个话题。
你第一次跟男人还是跟女人,马克的目光转向克里斯,醉酒的马克热爱八卦。这才初露端倪,知道的只有H33,到艾瑞卡时,全互联网都知道他喝醉了连前女友胸围都爆。
男人。克里斯笑得高深莫测。
谁。达斯汀问。
说了你也不认识。
他干什么的?马克更具询问技巧。
橄榄球队的四分卫。
天啊。达斯汀把八根手指全塞进嘴里了,留下两根拇指用来托快脱臼的下巴。这个难度系数堪比睡到拉拉队长。
比那个难度高。马克客观评价道。
而且是我上的他。克里斯完成最后暴击。H33尸横遍野,连马克都不例外。
半分钟后,达斯汀率先完成跑尸,原地复活,给出点评:我操。牛逼。

达斯汀和克里斯分享了第一次,马克和爱德华多是跑不掉的,这是男孩们的友谊准则。
爱德华多脸有点红,一直瞄马克。他想马克先说。马克毫不客气。
我第一次是在高一。
你高一就解决了?达斯汀一脸不信,你那时有一米六吗?
全场爆笑,马克手里的啤酒盖准确无误的砸中他的脑门,达斯汀抱着头,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爱德华多拍了马克膝盖一下,忍着笑责备道,别用瓶盖砸别人脑袋,伤到眼睛怎么办?
好的,妈妈。
闭嘴。爱德华多猛打了他手一下,声音极响,压过全场笑声。疼吗,爱德华多吓到了,赶忙拉他的手查看。
没事。马克任由他拉着。
继续,你继续说。克里斯自己忍住笑,手硬托着达斯汀的下巴,强行合上了他的嘴。一是为止住达斯汀的笑,好让马克继续说,二是他真怕达斯汀的下巴脱臼。
那女孩物理学的一塌糊涂,牛顿三定律都不会,她让我去她家给她补课,然后我们就做了。马克停顿了一下。在她父母床上。
你吹牛!达斯汀斩钉截铁。
为什么要吹牛?这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你你们为什么去她父母房间?达斯汀结结巴巴地问。
她父母房间有安全套,床也大。
可可可可,达斯汀已经结巴的说不出话了。
小姑娘叛逆,很有可能。克里斯倒是相信马克说的。马克向来诚实,不会在这种事上撒谎,再者说,第一次就敢在人家父母床上干,以马克的胆色,完全可以胜任。

一个比一个生猛,这哪里还是柯克兰宅男小聚会,这分明是终极俱乐部周末派对。达斯汀唯一的希望只剩爱德华多了,但以爱德华多的条件,只会比他俩更惊悚。
好死不如赖活着。人活着总得有点希望。永不言弃。死猪不怕开水烫。达斯汀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将殷切的目光转向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的脸很红,绝不是因为喝酒,他喝酒不上脸。
逃是逃不掉了。听了三场,不说不会放他走。
是在高中毕业舞会上。爱德华多的声音不大,好在屋里足够安静,鲨鱼周被强制静了音,所有人都听得到。
你高中毕业才解决?达斯汀惊愕的下巴又快要掉了。马克那条件,高一都解决了,华多你怎么能拖到高中毕业!达斯汀全然忘了刚刚还想拉爱德华多共沉沦。
达斯汀恨铁不成钢的责备,让爱德华多很羞愧,好像数学没得满分一样。我我女生缘并不好。
怎么可能!达斯汀的屁股在沙发上剧烈的跳动着,那么多姑娘喜欢你,至少有六个,不七个姑娘,向我要你的电话号码。
你给了吗。马克突然插进来。
没有啊,你不不让给吗。
马克,你为什么不让达斯汀给女孩华多的电话。克里斯机警的像条蛇。
他不会拒绝人。马克指着爱德华多道,那些姑娘又不是亚裔,他不喜欢。
有一个,达斯汀刚一张嘴,马克的目光就扫过来,达斯汀立马闭嘴了,灵敏无比。
华多,你继续。达斯汀买一送一,附带转移话题。
那个女孩和我一个小组,我们谈了两年恋爱,她父母管她很严,我们没什么机会独处。爱德华多尴尬而机械地说着,直到毕业舞会。
你们怎么做的?在哪儿做的?达斯汀抱着鲑鱼,贱兮兮地问。
你们都没说!爱德华多嚷嚷起来。
我,更衣室,后背位。克里斯立刻举手回答道。
马克紧跟克里斯,抬了下手,传教士位。地点刚才说过了。
爱德华多抱着头,咬着手,回头看向马克,哀求道,真要说吗?
马克坚定不移地点头。
海边。爱德华多憋出一句,体位说什么都不肯说。
为什么去海边?马克问,迈阿密的海边全是人,你喜欢被人偷窥?
不!当然不是!爱德华多大叫,那是我家的海边,私人海滩。关键不是大海,是星空。
星空怎么了?马克眨了下眼。
你不觉得在星空下做爱很美吗?爱德华多不知怎么生起气来,大概马克语调太冷酷了。星河璀璨,群星就在我们上方,几万光年,几十万光年的地方,它们看着我们,看我们何其渺小,又何其幸福。
你幸福吗?马克问。
幸福。那晚的星星特别美,我们看了一夜。
她在哈佛吗?
不在。她去了纽约大学。
马克耸了耸肩,所以和一夜情的差别就是有大海有星星。
马克!爱德华多提高了声音,她是我女朋友。
前女友。马克回击道,智商不怎么配得上你的前女友。
达斯汀的目光随着两人的话语来回流转,最后看向克里斯,求救。
华多,你是双鱼座吧。克里斯接到信号,马上加入。
是的。
果然是极其浪漫的星座啊。克里斯的笑容极美,带着无法抵抗的魅力。谁将来成为你的情人,一定非常幸福。对吧,马克。
马克不置可否。

果然我的最差。达斯汀侧身跌进沙发里。我的第一次喝酒太多,硬不起来,米莉亚等了好久才做成的。
真的是因为喝酒吗,你不考虑一下看医生,说不定是勃起障碍。马克又喝完了一瓶,脸色白的像深秋的霜,爱德华多起身倒水给他。
滚蛋!马克!达斯汀抓起一把爆米花扔过来,马克身上脸上都是。
爱德华多将水塞给马克,动手捡爆米花,卷发里粘了好几个,爱德华多跪在地上,小心拨出来,捏在手里,马克头晕得很,又有点饿了,张嘴吞走了。
爱德华多的指尖湿漉漉的,舌苔划过的感觉,平缓温柔,却尖锐的留存着,令人颤栗。
爱德华多背对着克里斯他们,没人看见马克的举动,除了他俩。
爱德华多看向马克,马克正望着他。出奇的清醒,又出奇的迷醉。让人看不清他为什么清醒,又为什么迷醉。
地点呢?爱德华多扭头问达斯汀,语调慌乱,笑容却极其灿烂。
就在那儿。达斯汀指向他宿舍。
屋子里鸦雀无声。
怎么了?达斯汀茫然地问。
你上大学才解决的第一次?
达斯汀明白怎么回事了,脸刷的红了。
你真对不起你家的花园。克里斯说。
还有你家的游泳池。马克补充道。
华多!你看他们!达斯汀大喊大叫。
和你的信托基金。爱德华多完成最后的补刀。

莫斯科维茨——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著名的富豪之家。
达斯汀·莫斯科维茨,莫斯科维茨家族最受宠爱的孩子。
不住艾略特楼,还能叫有个性,上大学才告别处男,真对不起他家的资产!


~~~~~~~
与性相关,与性无关的几个脑洞……


评论

热度(745)

  1. 西出云岫juvenba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