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TSN][ME]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01-04)

又更新了!!开心到飞起~

tedde01:

搬过来接着更。


走向很迷。霸道总裁爱上我


谐。傻白甜。马总SOHO


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01~04


(01)


Mark开始吃饭了。


Dustin抓住了Chris的手。


他们共同目睹了Mark面无表情地吃完了整块牛扒。


“看哪,”Dustin差点叫出来,“Mark终于再也不是红牛的奴隶了!”


他抓得太紧,Chris真真正正地叫了出来。


Mark秉承三个步骤来挑剔午餐以此解聘他的厨师回归原始生活。俗称三关起步最高解雇。


首先他要尝一口沙拉。不新鲜不行,吃到圆葱不行,沙拉酱有沙拉酱味也不行。其次是牛扒。一刀下去要有血丝,不能有血水,胡椒酱汁不能太咸或者太淡。最后是饮品。没有任何浓汤可以出现在他的餐桌上,鲜榨果汁太单调也要被淘汰。


一条龙服务导致的结果是,没有哪个厨师可以任职超过两天。Mark俨然一个比他们更苛刻更大牌的美食家,一言不合撒钱雇来五星大厨,也可以直接一言不合就炒鱿鱼,然后固执地认为红牛比厨师更靠谱,用Dustin的话说,甘心为红牛做牛做马。


气死个达达,气死个克里斯。


杀手锏是有的,只不过费了点工夫也费了点时间。他们搬出关系人脉,折腾了一周,从一家小小的巴西餐厅里请出从圣保罗远道而来的巴西厨师给Mark做饭。中介人拍着厨师的肩膀表示,加利福尼亚算得上排行的厨师也得有他一个。


Dustin走程序地象征性过目了厨师老老实实拿出来的资格证和获奖证书——那可是国家级的甜品大赛啊,他怎么以前从没关注过做饭比赛?


厨师小哥有点惶恐,“我没做过私人厨师。”


达达大手一挥,“看到这些菜没有?随便用,只要你过得了Mark这三关,以后的工资都不是问题。”


于是就有了现在。Dustin抓着Chris的手,热泪盈眶地看向终于正常饮食的Mark。


“怎么样,好吃吗?”


Mark一口气喝光了果汁。打了个嗝,然后非常中肯地评价道:“凑合。”


Chris的不动声色地瞟过Mark面前扫荡一空的碗盘。Mark用眼神表示这是对一个厨师的最高评价,接着擦擦嘴起身走人,重新把自己塞进代码里。


巴西小哥正等在厨房里准备返工。他还系着从老家带过来的小围裙,上面印着小碎花。Dustin脚下生风地滑过来,笑得像只二百斤的大狸子,也不管围裙脏不脏,上去就是个熊抱。


“哥们,成了!你说吧,每月多少钱合适!”


“啊?”厨师小哥羞涩一笑,“没概念,我还没考虑过。”


“你原来在餐厅每月多少?”


“四千美元。”


“四千?哈?”Dustin瞪着眼睛伸出了五个手指头:“在这儿至少也得这个数!”


对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五、五千?”


“什么五千!五万!每个月五万美元,包吃包住,买菜有报销,你看怎么样?”


他激动起来就比比划划,爱用手说话。厨师又是一笑。


“报销可以,包吃包住就免啦。早晚餐可能有点麻烦,不过我每个中午都可以来做午饭。可以先每天只做午餐,试试看我能撑多久。”


他主动握了握Dustin伸出来的爪子,还友好地捏了捏他的肉垫,“那就这么定了?我是Eduardo Saverin。”


Dustin真诚地用两只爪子抓住了他的右手。


“Dustin Moskovitz。”


Mark开始吃饭了。


没什么不同。还是标配,一盘沙拉配一盘牛扒,还有一杯鲜榨果汁——Mark以前从来不喝鲜榨果汁——均是出自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厨师之手。唯一不同的是,他今天不是一个人。


他化身成了一棵汲取阳光的西兰花。他的太阳就坐在餐桌对面。


他以前也不总是一个人。Dustin和Chris来跟他一起修BUG时会点外卖。不过Mark今天把他们赶跑了。


吃饭是件大事情。为了吃得放心吃得开心,Mark决定要和过了他三关的御用厨师见上一面。在避免浪费时间的前提下,他选择了更简单粗暴的方式——他直接把厨师叫来跟他一起吃午饭。鉴于他现在基本可以算个SOHO户,在家远程操控也可以腰缠万贯,他首先要跟厨师谈妥的就是——


钱都不是问题。


“好的。”厨师看起来有点紧张。他把自己一口没动的饭菜推远了一点,掏出了个小本本,“您说。”


“Wardo,”Mark边说边吃,“胡萝卜有点生,下次要煮得更软一些,扣十分。”


“好的。”随便吧,他直接默认了这个称呼。


“生菜叶子要切成丝,扣十分;甘蓝太多,扣十五分。”


“明白……”


“土豆泥凑合,不扣分;黄瓜太薄但是刀工勉强过关,不扣分;西红柿有点酸,看在酱汁的份上扣五分。”


“好……”


“总体来讲,勉强合格。”Mark吃完了最后一口土豆泥,“还有,以后每天要变着样做,一周之内不能有重复。”


小厨师硬着头皮全写了下来。


“您有什么忌口吗?”


“太凉太热太辣太淡太咸太甜都不行。”


“……”


他们沉默了一阵子,Mark开始喝果汁。


“你拿什么榨果汁?”


“嗯?……榨汁机?”


Mark挑眉,“我问你用了什么水果。”


厨师尴尬地抿嘴笑了笑,“这次是百香果和柠檬,加了一点西柚汁。”


“这个味道的可以喝两周,之后要换新的口味。”他放下杯子向后靠在椅子背上,指了指厨师面前的盘子,“你怎么没吃。”


小厨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牛扒,又看了一眼旁边做过的笔记。


“……我觉得我没什么胃口。”


“……Mãe,这是份兼职。我辞了餐厅的工作。我还没有做全职的厨师。”Eduardo缩在小床上,“——他人看起来还可以,就是挑得很多……他做期货,好像还在开发自己的软件。”


“——我还在研究,对——”他握着手机掀开被子把自己滚了进去,“——Mãe,是气象学。”


电话那头的Saverin妈妈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Dudu,”他妈妈说,“我寄过去的秋裤你有好好穿吗?”


他翻箱倒柜地找他妈妈夏末就给他寄来的那条秋裤时电话又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Eduardo接起来刚喂了一声,对面就传来一声渴望的呐喊。


“嗨!!”


Eduardo关上了抽屉。


“呃……嗨?”


“Saverin?Eduardo Saverin?Eduardo?”那个声音还在继续,“是你吗?我是Dustin Moskovitz,昨天我们见过面的!”


“噢,”Eduardo的手上隐隐约约传来肉垫的触感,“我记得你,Moskovitz先生。”


“叫我Dustin就好,”对面听起来好像有欢呼声,“Chris和我——是这样的,能拜托你明天多准备两份午饭吗?麻烦麻烦麻烦你了!”


 


(02)


他们的第一届美食交流盛宴是这么进行的。Eduardo上菜,Chris率先第一口,Dustin第二口,第一届美食交流盛宴就正式更名为了第一届抢饭大赛。


一大锅拌饭,咖喱黄油鸡,加了胡萝卜丁和土豆块,辅有爽口的白菜和豆腐,肉和菜都炖得细腻入味,米饭掺了红小豆。Chris只顾着埋头吃饭,吃到一半时抬头看看锅,里面居然已经空了。


Dustin说,“我前两天刚看到那个好吃到哭的帖子。你们不要和我讲话。我要组织组织语言:谢邀……”


Chris一边怨念锅里的饭都被抢走了,一边疑惑Dustin什么时候抢饭抢得过他了。


然后他看到了Mark。


Mark不动声色。


Chris只是无心一瞟,却虎躯一震。你瞧他吃得又细又慢,实际上一口能顶他和Dustin吃三口。好一个不动声色!说白了,Mark现在的状态就是,如狼似虎,大口吞饭。


不得了。他速度那么快,碗才刚刚开始往下下饭,原因只能有一个——锅里的饭都是Mark抢走的。


Chris瞠目结舌。在他眼皮底下抢得人不知鬼不觉,这事情头一次见时,他还在审理一桩抢夺交通事故物品的案子。撞了车,他作为家属的律师跟去了现场,一个眨眼的功夫,驾驶座上的一块小貂皮屁垫就消失了。


我的天。Chris一时不知是喜是悲。喜的是他们总算不用天天帮Mark定外卖,悲的是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本来以为拥有S级的手速,独孤求败,谁知被自己不露圭角的好友挑下了擂台。不得了。真是防不胜防。


他举着勺子盯着大口吞饭的Mark。Mark也毫无畏惧地盯着他,依旧在大口吞饭。视线在冒火花,噼啪噼啪。


Eduardo一抬头就撞上了小火花。


他要是读过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就会知道高手之间只靠眼神也可以分胜负。


Dustin:“……差不多,总之得好好夸夸Eduardo。没准还能邀去参个什么比赛呢,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咦?没饭了?”


Eduardo也吃完了。他坐在Mark旁边(这让他感觉有点别扭),从这个角度稍稍偏点头就能看见Mark已经吃得底朝天的碗。于是他稍稍放了点心,开始等待饭后Mark的日常说教。他今天特意把胡萝卜和土豆都多炖了炖,咖喱鸡也没放太多咖喱,不是很辣。但愿他今天没什么差错。


他忐忑不安地等了一会儿,Mark还是没说话。刚想问问他怎么样,对方就直接起了身。


“吃完了。”他像之前那次一样风轻云淡地抬腿就走,好像一口气吃了两碗饭的不是他,“明天我还要吃这个。”


说完给了Chris一个眼神。


百分百暴击。Chris残血。Chris退场。


Eduardo点点头,然后问对面的Chris和Dustin。


“明天你们还来吃吗?”


Dustin的“好”刚冒了半个头,被Chris一把揽住了肩膀。


“不不不用了,”他尽力让自己的微笑看起来诚恳一点,“明天我们还有点事情。太麻烦你了Edu。”


结果他第二天中午按时来到Mark家的时候,对方居然不在家。


Eduardo拎了满手的吃的,大包小包。他坚定地认为厨师精神不可动摇,菜和水果要用当天的才最新鲜。那些塑料袋勾得他手指头生疼,于是他把袋子放在了Mark家门口,干脆自导自游地绕着Mark的小别墅做了个简单的小参观。


别墅建在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小镇上,人不多,清静得很。Eduardo住的公寓就离这个小镇不远,他很喜欢这里,还曾琢磨着攒够了钱来这里购置一块地皮。房子设计嘛,可以参考一下Mark家这样的,两层楼,带一间小阁楼和一个后院,坐北朝南,从后院向北面看能看到小树林和起伏的山脉。


后院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他饶有兴致地在那里绕了两圈,思考了一下来年能种点什么花,转过来的时候被站在正门的Mark吓了一跳。


“看够了?”Mark一边锁车一边问。他还是平时那副打扮,连帽衫,牛仔裤和人字拖。东太平洋的暖流像给加利福尼亚贴了一层薄薄的暖宝宝,算不上太冷,人字拖总归是不够的,不过Mark看起来相当神态自若。


“……对不起。”Eduardo有点灰溜溜,感觉自己像私闯民宅一样偷偷摸摸的,“我看你没有回来——嗯——对不起。”


Mark掏出了钥匙来开门。


“我今天有个会,稍稍迟了点。”他歪了歪脑袋,一边的卷毛翘了起来,“我应该给你一把钥匙,以后你可以提前做饭。”


这好比远房亲戚拿出了几百块钱要给你包红包。Eduardo有些怔愣地看着那把二话不说就递过来的备用钥匙,那上面还拴着一只眯眯眼小企鹅的钥匙扣。


“你怎么不接。”


“你这么信任我?”他眨巴着眼睛,伸手去拿。


Mark突然把手抽了回去。


“所以你到底值不值得我信任?”Mark攥着那把钥匙,表情似笑非笑得高深莫测。


“我——”Eduardo犹豫着该说什么,想了半天,半开玩笑道,“实在不行你在我的手机上装个GPS好了。”


“没问题。”


“……啊?”Eduardo又眨巴眨巴眼睛,“我开玩——”


“我也是开玩笑的。”Mark耸耸肩,把钥匙递给了他,“我家什么都没有,钱都在公司账户里。你要是能把房子搬走也算能回本。”


Eduardo被逗笑了。他接过钥匙放进了口袋里,然后弯下腰去拎袋子。那只有眯眯眼的企鹅露了出来,随着他的动作在那里摆来摆去。


“谢谢你,Zuckerberg先生。”


“Mark就行。”


“好,”Eduardo的样子看起来又要掏出他那个记菜谱的小本本,但是他没有。菜谱很重要,不过比菜谱还重要的东西他都会记到脑子里,“Mark。”


(03)


早上八点,窝在办公室椅子上,一边读客户邮件一边抓笔记数据的Eduardo接到了Mark的电话。


他拿了Mark钥匙那天,对方要走了他的电话号码。他都快忘了Mark有他电话这事了,还一副没睡醒晕乎乎的样子,Mark的声音一进来,直接把他吓醒了。


“中午我要吃鱼。”Mark说,“你会做吗?”


“——我不太会炖鱼,煎鱼很拿手。”办公室里有人抬头看了看他,Eduardo说完才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不——要是你想吃的话……”


“都行。”Mark的声音被电流扰得有点失真,“不过我不吃鲷鱼。我吃鲷鱼会打嗝。”


“噢……”Eduardo下意识地想找自己的小本本。小本本不在。他干脆顺手在记数据的草纸上写了下来:Mark不吃鲷鱼。


好吧,小本本。Eduardo自从收到了Zuckerberg家的钥匙那天起好像就没见到过他的小本本。那个本本很重要,上面记着Mark的忌口和他的每日菜谱。他琢磨着会把本本塞到哪个角落里,买鱼也在想,去Mark家的路上也在想,直到进了屋,他眼尖地看见餐桌上,自己的本本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噢。他才想起来。昨天顺手扔到了餐桌上忘了带走。


他有点抱歉地拿起了小本本。小本本委屈极了。小本本要跟被Mark吃掉的鱼一起同仇敌忾。


可惜Eduardo不会跟小本本交流,不过如果有可能的话,不用说,他也会明白为什么小本本那么委屈——前几页不用说,他自己写过的心里还有数。到了被非常明显地压过的那一页,上面就塞满了陌生的笔迹——得了,除了Mark还能是谁的——从过敏源和偏好开始,一直到中意的餐厅和欣赏的菜系,全都给他列了个遍。


小本本:我被Mark看光了!


Mark表示他绝对不是故意偷看,只是恰好翻开了而已。


“菜谱就不用再写了。以后每天早上我会给你打电话或者发讯息告诉你该做什么。你直接照做就行。”他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你的笔记做得挺认真的,算是点小奖励。”


Eduardo不想说谢谢。


不过为了不失礼节,他勉为其难地说了声谢谢。


他们的方案好端端实行了两周有余。两周里,每天早上,Eduardo的一个固定来电永远是Mark的。接到Mark电话的时候,他永远都是在他工作的外贸公司里当他的货源。


这还可以。他把时间安排得很紧凑。公司老板人好得很,打卡器没电了都贴心地不换电池。看在这个份上,Eduardo心想,分到销售就分到销售吧,至少他这个季度过了之后还有申请去财务部的机会。


结果他没机会了。他和Mark按部就班地进行了两周有余加一的那天,公司来了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把财务部最后一个总账会计的位置给占了。老板大手一挥,驳回了Eduardo一直被搁置的申请邮件。


老板:“新来的小伙子比你年龄大一点,而且之前做过财务经理,工作上要更有经验。”


Eduardo心想拉倒吧,他跟你长那么像,姓都是一样的,你当我是傻子吗。


他盯着那个小胡子。小胡子象征性地跟他致了个社会主义式的注目礼。 


什么叫社会主义式注目礼。又和谐,又有着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怪不得Eduardo看他那么不顺眼。他在这一群资本主义之间格格不入。


从老板办公室憋憋屈屈地回来,有同事喊他,“Edu,你手机刚才响了好久。”


Eduardo抓起手机,泡泡框里标着五个未接来电。全是Mark的。一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
 


出门时路上下了雪。不算太大,但是Eduardo穿得薄,也被冻得够呛。他隐约记得Mark早上指定要吃意面,于是计划做宽面,省时也省力,结果急匆匆去买,到了门口才发现错买成了尖头梭面。


Eduardo只得硬着头皮按响了Mark家的门铃。按了两次都没人来开。他以为Mark又不在,奇怪地拿钥匙开了门,就见对方正坐在斜对着门口的沙发上,捧着电脑,表情风云莫测。


“你不是有钥匙吗。”Mark说。


Eduardo紧张地咬了咬嘴唇,想着直接道歉,没意识到自己答非所问,“……我公司有事耽搁了。对不起——下次不会迟到了。”


“我说你不是有钥匙吗。”Mark重复道。


“……”Eduardo杵在门口一时不该如何作答。他刚从外面进来,鼻尖冻得红红的,肩头还落着化了的雪,眨巴着大眼睛看Mark时,那模样就好像Mark是车头亮着的车灯,他是被车灯强光照到的小鹿。


“——我的意思是你下次直接开门就行,不用等我。”


“噢……好。”


Mark似乎没有追究那五个未接来电的事,于是Eduardo深吸了口气,安慰自己事情很快就都会好起来。 


人不能随便立flag。越是想引入正轨,事情往往越跑偏。面买错就算了,开始做饭的时候Eduardo又意识到,他没买意大利面酱,甚至连配酱的材料都没买。


在厨房的小囹圄里感受被雇主支配的恐惧,Eduardo实在是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他咬着牙打开冰箱,翻出了点上次没用完的猪肉和胡萝卜,又找了两个他囤在柜子里的土豆。要是他真是个五星大厨,肉酱都是分分钟手到擒来的事,问题就是他不是。Christy教了他那么多次炸肉酱,他做得总是差强人意。


“你还在公司上班?”他切土豆的时候,Mark的声音突然从厨房外传来。


Eduardo吓了一跳,刀差点切到手,“……我在一家外贸公司有份工作。”


“你今天来晚是工作上的事?”


“和上司有些意见分歧,”他继续低头切土豆,“不要紧。明天我不会迟到了。”


“你在外贸公司做什么?”


“我在销售部……是货源。负责安排客户协商货物的。”Eduardo把切好的土豆块装进了盘子里,“我一直想调到财务部。”


“上司拒绝了你。”


“……上司拒绝了我。”


“哦。”Mark点点头。他现在用一种在旅游景区靠着栏杆拍照的姿势靠在厨房的门框边,盯着Eduardo小碎花围裙露出来的荷叶边,“你在我这儿工作怎么还要去上班?”


Eduardo装盘的手顿了一下,“什么?”


“你,”Mark还是那么靠在那儿,Eduardo一抬头正好撞进他的蓝眼睛里,“你不是我的私人厨师吗,为什么还要去外贸公司上班?”


(04)


“我没那个意思。”


“你听起来就是有!”


“我真没那个意思。”


“你说的不算,你得让Wardo评判一下他听到的是不是这回事儿!”


Mark拧起眉头,“不许那么叫他。”


Dustin“哈”了一声,然后恶狠狠地又往嘴里塞了一叉子面,“连生米都还没有呢,你都已经要开始煮饭了!”


“这是我的厨师。”


“‘我的’。”青年含糊地重复道,“Mark,你加那个单身狗群没有?我得赶紧把你踢出去。”


“我比较好奇你为什么还在那个群里。”


“这不是重点!要是你见到你朋友的小情人急急忙忙从屋里冲出去,你肯定也会觉得发生了点啥!”


“——我没有单细胞的朋友。”


你意识到你在骂自己单细胞了吗?


Dustin拿叉子对准了Mark:“啊哈,你说得太对了,在我心目中,你就是那个无法无天的溶酶体,不仅会把人家拆吃入腹还会跟他融为一体。”


噫。说完Dustin仔细想了想,自己都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说真的,Mark,你不会真想跟Wardo融为一体吧。”


Mark又重新朝他拧起了眉头,“不许叫他Wardo。”


真的不全是Mark的错。他顺口一问,结果貌似是吓到人家了。Eduardo眼睛睁得圆溜溜更像小鹿了,一边解释一边还在做着饭,明显是着急了,锅碗瓢盆都叮当乱响,菜刀下的菜也不听话了。Mark觉得挺奇妙的,好像Eduardo是个厨房小精灵,他开心时一切器具都顺着他来,情绪起伏时又都会乱作一团不受控制。怕他烫到自己,Mark想了想还是决定补充一句:


“我没有让你辞职的意思,毕竟你是我的私人厨师。”


没补好。Eduardo明显误会了他,更手足无措了。他在酱料的噼啪声和浓郁的香气里捏着围裙的荷叶边,“我不会再迟到了。”


“——我是说,既然是私人的,那就该承担所有三餐,随叫随到,专职私人厨师。”Mark还在尝试把对话拉入正轨,“你完全可以不去挣外快。我给你开的工资保证能满足你的起居。”


Eduardo逃跑了。


他敷衍地搪塞了一下,然后冲回雪地里。来Mark家时不大的雪,现在都飘起鹅毛来,风也跟着紧了。他在寒风里朝着公交车站拔足狂奔。这比平时到车站早了二十分钟,于是他呆愣愣地,跟感觉不到冷一样在那里站了半个小时。午后,今天的阳光被云吃掉了,地面上披着的白毯子一路延到他肩上。


他为什么跑来着?


整个下午都是昏昏沉沉的。Eduardo填错了报表上的几个数据,在苦闷冗长的训话里晕头转向地想起了Mark。鉴于在Mark家里做饭才是他的外快,天知道他要怎么回答Mark。


更何况他压根就不是专职做厨师的。


他仿佛一下子穿越回了街口的那个巴西餐厅,当初介绍他和Dustin认识的中介人好像又开始拍着他的肩膀说没问题了。Dustin草草掠过他证书的眼神好似一张没有箭的弓,只消弹一下空弦,Eduardo就该如惊弓之鸟一般,扑打着翅膀摔下来了。这是个越挖越大的坑。


Eduardo感觉肩上的拍打在加重,到最后都落在了他头顶,敲得他耳边嗡嗡直响。有人在和他说话,他恍惚地应着,想看看是谁,也看不见。他的眼皮像是在和他作对,怎么也不肯睁开,等他用尽全力掀开它们时,训话的老板已经没影了。他整个人瘫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旁边三三两两坐着几个同事,都在低头看手机。


“嗳,你醒了?”


Eduardo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然后捏了捏拳头,发现软绵绵的。


“你从办公室出来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好像有点发烧。”一个女同事说,“你的女朋友呢?叫她开车来接你回去?”


被女朋友开车接回家,这简直是一个男人的失职!然而令Eduardo感到一阵凄凉的不是这个——他还没有女朋友呢。


“呃……”他试着说话,发现嗓子里像有小刀在划,“我跟她——分手——了。”


“噢,可惜了,我没有车。”女同事惋惜地眨眨眼,“我很抱歉——不如找人代劳一下把你送回家吧。”


“不用了,我——”


一个男声突如其来地打断了他,“没猜错的话,也没有车,对吧?”


女同事转过了头。从她半是甜蜜半是矜持的表情不难看出,她跟Sean大概是某种不言而喻的关系。Eduardo脑仁都在疼。


“Sean,”她朝他凑近了一点,“你今天开了车的?”


Sean低低地笑了两声,“甜心,你这样我可是会吃醋的。”


“你不会介意捎上可怜的小鹿一程的。”


Eduardo脑仁更疼了。


tbc

评论

热度(22)

  1. Bluetedde01 转载了此文字
    又更新了!!开心到飞起~
  2. 草莓允骑tedde01 转载了此文字